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スポンサー広告
> 【NM】年少轻狂 16> 因為愛II【NM】年少輕狂
> 【NM】年少轻狂 16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TOP↑
他的世界被一片灿烂鲜亮的色彩填满。
自然的色彩,乡野的色彩,真实而飞扬跋扈的色彩。这一切使他在惊讶和陶醉之中仿佛进入一个崭新的世界。 天空那么蔚蓝,如此清、纯粹而又明亮的蔚蓝,多情的,深沉的。却又如孩子般天真的,喜悦的。在他身下无边无际蔓延展开的罂粟花海是红色的真髓,却又绿得发狂。阳光倾泄直下的灿烂而炽烈的金黄,上空浮云的雪白,土壤在阳光的抚触下闪耀着土黄深棕和浸染着淡紫的玫瑰色。……这些颜色都令人吃惊让人发狂。他怎么来描绘呢?即使他能够把这些颜色搬上调色板,他又怎么能够使人感同身受地品尝到这一刻的真实??
他无法描述那种美妙到灵魂震颤的感觉,然而那种神秘而羞怯的感情终于再一次悄悄地崭露头角,将他整个心灵填得满满的——他能够真实地感觉到它的存在,它温柔地停留在他身边,这一次终于没有淡漠,也没有消失。让他仰起头就能看到它的存在,那来自于尼亚的眼睛。让他闭上眼睛就能听到它的存在,从尼亚口中溢出的喘息和低唤他名字的沙哑嗓音。让他轻轻呼吸就能感觉到它的存在,那是尼亚发间和皮肤特有的清雅味道,尼亚口中的甘美清冽。让他伸出手就能碰触到他的存在,他抚摸着尼亚的肩膀,尼亚的臂膊,尼亚的手指和尼亚的脸颊,那些毫不吝啬地给予着他最为温暖柔和的触感,让他心神俱醉流连忘返。
他一直在寻找着那种让他灵魂撼动的情感,而现在他终于能够感受到它的存在。
他深深地感受到。他全心地感受到。他真实而狂热地感受到。
仿佛大自然最为鲜明灿烂的摹本。他的世界被这种前所未有的炽烈的情感充斥着。它的存在是那样美好,那样迷醉,那样令人欲罢不能无法自拔。它的存在是那样真实。让他能够真真切切地体会到。他的视觉,他的听觉,他的嗅觉,他的触觉和他的感觉。一切的一切都在尽情挥洒着给他最多的赐予,当尼亚轻柔的嘴唇再一次落在他喃喃自语的唇上,那种眩晕般美妙的感觉让他禁不住叹息着呻吟出声,一切都是如此炙烈刻骨却又柔情蜜意。
当他终于从那场疯狂华丽的色彩盛宴中清醒过来,筋疲力尽的感觉吞噬了他。
“……寐罗?”耳边低柔的嗓音叫着他的名字,“寐罗?”
“唔……”他哼了一声,微微动了下脸颊避开过于强烈的阳光——那让他觉得自己快要被弄成色盲,他移动着身体埋进身边那个人的怀里,让对方灼热有力的手指轻缓地划着他的脸颊,而后在他眼睛上方搭起一个小小的『凉棚』。他觉得舒服了些,而后缓缓睁开眼睛。
尼亚正专注地凝视着他,那张脸上带着某些难以言喻的温柔情感。
他不由得在一瞬间愣怔,继而才猛然意识过来发生了什么般地,脸颊迅速灼烧起来。他想要说点什么,却看到尼亚再一次俯下头侵入他的唇间,用深吻封住他即将出口的话语。可他要说些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他只能感觉着尼亚的舌头在自己口中轻柔地搅动,继而又翻卷上他的上颚和齿根,扫过他口腔里的每个部位,仿佛要把他的味道全部席卷殆尽。他没阻止他的狂热,任由那个人在他口中予取予求——他的手指从未离开那人质感的卷曲发丝,抓着尼亚的头发一再拉近对方的脸孔压着自己的,轻轻晃动着下巴和尼亚温柔地接吻。
正午阳光逐渐变得燥热起来。
他们全身上下的每一寸皮肤都被烘烤得滚烫,彼此之间的紧拥让温度更加倍地升高着。一股窒息般的热流夹杂在风中翻涌而来,尼亚听到远处隐约传来的马蹄声,他努力深吸口气用臂肘撑住地面坐了起来,看着寐罗一副倦怠慵懒的样子,当寐罗的绿色眼睛跟随着他转到他的脸上,他忍不住又俯身下去用手臂支着头部贴近那人的脸孔,“……寐罗,寐罗?”
寐罗瞪了他一眼,而后微微眯起眼睛别过脸,好一会儿过去才慢吞吞地翻身坐了起来,一手胡乱地耙着乱糟糟的金发,一边弯腰伸长身体去拿自己的衣服。他们的衣服凌乱地扔在旁边卷缠在一起,寐罗用了点时间才拽出自己的那件衬衫,然后默不作声地穿在身上。
寐罗的沉默让他禁不住有点心慌。
他不由得移动身体上前从后面环抱住那个人年轻有力的腰部,把他紧紧抱在怀里。“寐罗,”他轻声叫着他的名字,希望他能回头给他一个温柔的眼神,“为什么不说话?”
“说什么?”寐罗哑着喉咙答了一句,“你叫我来看罂粟花的目的就是这个?”
“……不,不是,”他说,将寐罗抱得更紧了些。“我没想到……”
“骗子。”寐罗捡过来裤子抖了几下,“你这个彻头彻尾的恶棍。”
他说不出话,面对寐罗那张没有什么情绪的脸孔,一时哑然。既没有喜悦,也没有厌恶。就像那些喋喋不休的人们谈论某些话题时的表情,说着一些能够愉悦他们的东西,即使本身对那些根本没什么感情存在——他不由得紧张了一下,某种惶恐的感觉慢慢攀爬上他的心脏扼紧了他的喉咙。他一把拽过来寐罗手里的裤子扔到一旁,然后双手用力扳住寐罗的肩膀让对方看着自己——他睁着眼睛在寐罗的眼底逡巡,试图捕捉到一丝情绪流露,但那个人只是用一双困惑而接近茫然的眼神看着他,他觉得心脏像被有毒的虫子咬了一下,又麻,又痛。
“你想要什么?”寐罗问到,“是这些吗?这是你一直肯帮助我的理由吗?”
“不,”他急切地摇了摇头,继而一把将寐罗拉进怀里,“上帝啊。你怎么这么迟钝?”他将他死死地箍在手臂里,不管寐罗如何挣扎也不松丝毫力气——直到对方停止为止。而后他低头细细地吻着他皮肤滚烫的脖子,“我知道,”他轻声叹息着,“你不讨厌这样,嗯?”
寐罗动了动身体,含糊不清地咕哝了一声。
“什么?”他问,认真地看着寐罗的眼睛,“你刚才说什么?”
“不知道,”寐罗回答,“你不该突然对我做这些。”
“……可你也想要它,”尼亚有点失望,“你并没有拒绝我。”
寐罗更加烦躁地抓着头发,“所以我说我不知道!”他有点不耐烦地叫嚷一声,一把推开尼亚翻身爬起再次捡起裤子手忙脚乱地穿上,不再去理会后面那个表情失落的人。或许他是不讨厌这些……可到底是为什么?尼亚把他带到这地方来,带他骑马,然后又做这些。他不明白那个男人想要搞些什么。他现在脑袋里乱成一团,什么头绪都理不出来。刚才一切美妙而眩晕的感觉在他自己一个又一个问题的提出后逐渐消散。他甚至不想看那个人一眼。
棕色马溜达到他的身边站定,他轻抚着它长长的马鬃,听着身后男人穿衣的动静。
这种混乱感让他觉得沮丧。就像打翻了调色盘让所有颜色在画布上混成一片掺杂一起,分不清哪种是哪种,结果他只能选择将那作品废弃。他抓紧缰绳翻身上马,将绳子在手上缠绕几圈,居高临下地看着尼亚似乎很是灰心地给自己打着领结——他想起昨晚他给尼亚亲自打上领结的一幕,片刻的恍神过后,他回转心神毫不迟疑地踢了下马刺,“驾!”
“寐罗……”尼亚有些慌张地叫了一声。
他充耳不闻地让马奔跑起来。
可刚刚跑出没多远,一声尖锐的口哨声传来,他只觉得身下一个颠簸,棕马迅速掉头朝尼亚那边狂奔过去,不管他怎么驾驭和恐吓它也不管用——它似乎不怎么服气这个新主人。当他无奈地听任它以最快速度跑了回去停在尼亚身边绕着尼亚打转,他觉得一丝失败的情绪隐隐浮上他的胸口。那种感觉怪异而气闷,他却无法阻止,更不知该如何处理。他看着尼亚伸手拍了两下马的背部让它站稳,然后一个翻身跃上来重新坐在他的身后,拉住他手里已经被攥得发热的缰绳,从他手上绕开抓在自己手里拉紧,然后一抖,“驾!”尼亚大声喝道。
棕色马撒开马蹄狂奔起来。
他不知道尼亚是否是故意的,还是任由马在这片草场上随意奔跑,许久过去他们仍然没回到停车的地方——仿佛这里成了一片永无止境没有尽头的真正的罂粟花海,可以在这里跑整整一生都不会停止。风驰电掣般的速度让他几乎有点难以忍受,迎面袭来的热风让他呼吸困难,衬衫衣领被高高扬起不断摩擦过他的下巴,但他始终一声不吭,听任尼亚将缰绳甩得越来越有力,同时也被那个男人更紧更紧地箍在怀里——他的胸口被勒得泛出一阵阵疼痛,强烈的阳光和热风让他睁不开眼睛,他依稀再一次看到那让他目的色彩,带着疼痛和窒息的,却有着他见所未见的最为鲜亮夺目的色度,刺痛着他的眼睛让他忍不住泛出眼泪。
“告诉我,”他听到尼亚在他耳边低叹着,“我能擦亮你的灵感吗?”
“……它存在吗?”他近乎绝望地反问,“你不觉得那是人类自欺欺人的谎言吗??”
“无处不在。”尼亚用脸颊轻蹭着他的,他们的身体跟随着马的狂奔而剧烈颠簸。
这是一种至极的奔放和狂热——仿佛某些可怕的激情,它们正在他内心里汹涌而急速地聚集着,翻涌着,旋转着,似乎在下一秒就会全然爆发。火焰般燃烧着的欲望和超越灵魂的炽烈情感让他喉咙灼烧心跳猛烈。阳光如同洗礼的圣水将他从头至脚地沐浴,他摸索着抓住尼亚手里的缰绳将自己的手指插入进去,尼亚将绳子给他然后紧握住他的手和他一起掌控。
他们不断让它加速再加速,直到感觉不到周围一切的存在,只剩下强烈的风声在耳边呼啸而过和胸膛里撼动着的心跳。以及他们在彼此耳边能够捕捉到的每一丝呼吸和气息。
“上帝啊,”寐罗忍不住吼了起来,“让它停下来!”
尼亚猛地一拉缰绳让疾驰着的马倏然减速急急地停止,他们跟着扬起身体而后又落下,彼此喘息得难以控制——他回过头迅速而狂热地堵住了尼亚的嘴唇,那个男人便再一次狠狠抱紧他的身体给了他最为迫切的回应。他压着他让他快要伏在马颈上,近乎痴狂地吻他,将他体内的每一丝寒冷和每一丝犹疑统统吸了出来,让他感觉到某种膨胀起来温暖涨满胸口,他舔吮着他口中的每一寸温热,仿佛永不满足地要求和索取着,直到他们被天旋地转的眩晕捕获——尼亚紧拥着他将他们的脸颊紧贴,他仰起头和那个男人近乎饥渴般地摩擦着肌肤。
手里的缰绳轻轻抖动,棕色马开始再次小步跑了起来。
他倚在尼亚怀里默不作声地闭着眼睛,让那些温暖明亮的东西缓缓进驻他的内心。或许他该承认他是如此渴望着那些——在晚上听到尼亚的敲门声,看到尼亚优雅的淡灰色眼睛,听到尼亚的微笑和感觉着尼亚在他身边时给他带来不再孤单和不再绝望的安慰。让他的世界被光暗强烈色彩炽热的情感填满。“尼亚,”他轻声哼着,“我们能给彼此什么?”
尼亚的手由后轻抚着他的脸颊,将他的头扣在自己胸口上,“全部。”
“全部是什么?”
“全部的爱,全部的灵魂,全部的感情。”
“……我们能做到吗?”
“我能。”
他回过头看着尼亚,露出些微苦笑。“我呢?”
尼亚轻吻了下他的脸颊,“告诉我,你爱我。”
他看着他,对方的表情认真得让他没法发笑。
“说啊,”尼亚轻声催促,“说你爱我。”
“你爱我吗?”他问。
“是的。当然。”尼亚回答,凝视着他,“说你……”
“我爱你。”他说,然后很快地吻了一下尼亚的嘴唇,转过头望着前面。
尼亚轻轻抱着他,下巴压着他的肩膀。“这就够了。”他低声说。
他迟疑片刻,再次回头给他一个轻吻。尼亚回了他一个。然后他又给他一个,尼亚再次吻回来。他们接连不断给着彼此温柔而调皮的轻吻,直到他们紧紧吻住彼此无法分开。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10.14(23:44)|【NM】年少輕狂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