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NM】年少輕狂
> 【NM】年少轻狂 17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画画?”
“很小的时候。”
“那是什么时候?”
“一岁?……不,不到一岁。”他翻了个身,把头埋进枕头里吃吃笑着,“伟大的地图。”
尼亚跟着笑了起来,把那个撒起娇就像个孩子一样的年轻人揽过来搂在怀里,手臂穿过他的颈下反手勾着他的头部抚摸那头耀眼的金发,凝视着那双眼睛, “第一次看到你的画,”他轻声说,“我知道我发现了一件宝贝——在别人尚未认识到的时候。我很高兴在这种让人压抑的气氛里能看到一抹不同的颜色。它最暗的颜色也比其他任何最亮的颜色还要明亮。”
“嗯哼,所以你留给我足够挥霍颜料的钱,让我玩得很开心。”寐罗哼着说到,眼睛却一眨不眨地看着他,“我喜欢这样的探索。我想要让它更强烈一些,更明亮一些。就像……就像阳光那样。没错,像阳光一样。”他突然坐起身体异常认真地看着尼亚,“我想要太阳。你懂吗??我想要太阳。阳光。明亮的东西——所有的。明亮的色彩。强烈的,鲜艳的。最灿烂夺目的阳光。只要我还能画,我就不想停止。我想做最接近他的人——我想要读懂他的思想,看到他所看到的,感觉到他能感觉到的。真的……昨天,那个时候,我觉得我现在已经能够慢慢接近他了。我想要像他一样——画出最棒的作品,最棒的。最明亮的。”他说着,仰头躺下去充满期待地望着天花板,“只要能,贫穷,失意,被忽视和苦难都没关系……”
尼亚屈起手臂支着头看了他一会儿,“为了它,你可以付出什么?”
“全部。”寐罗毫不犹豫地答到,“我可以付出全部。”
“用生命去冒险呢?”尼亚问到,“或者像他那样失去一半的理智??”
“那也不重要。我想要得到他曾经得到过的。只要能得到十分之一就够了——那对于我而言已经会非常了不起,”寐罗边喃喃自语边眯起眼睛幻想着,“要是能够达到他一半的高度那就是上帝对我最大的恩赐……尼亚,你有过吗?这种心情,想要得到某种东西……”
“没有。”尼亚回答,“不过现在,或许开始有了。”
“是什么?”寐罗转过头看着他,“也是明亮的东西吗?”
“最明亮的。”尼亚低声说,而后却陷入了沉默。
他们彼此静默片刻,寐罗躺下来移动着身体挨近尼亚,眼睛凝视着他的,“你怎么了?”他问,“为什么你不高兴?我们说了什么让你不高兴的事吗??”
“没什么,”尼亚摇了摇头,揽着他的肩膀,“答应我,不拿你的性命去冒险。”
寐罗眨着眼睛看了他一会儿笑了起来,“我知道,”他说,“我还得画画。所以我会活着。”
“那就好。”尼亚轻轻松口气,跟着躺了回去。
“你的愿望是什么?”寐罗望着天花板问到。
尼亚沉思了一会儿,“做好我该做的事。”他慎重地回答。
“……没了?”寐罗有点愕然地看他,“就这个??”
他点点头,看着寐罗,“这并非容易的事,寐罗。”
“那么你该做的就是那些?”寐罗不屑地撇了下嘴角,“一堆无聊的杂事。”
尼亚无奈地叹了口气。“那是我的工作。我没办法选择。”
“那不是你的愿望,”寐罗立刻反驳,“愿望是可以选择的。”
他微微皱眉考虑片刻,“那……或许我会选择一整天只和你在一起。只有我们两个。”
寐罗默不作声地躺着,似乎在想着什么。他将目光投在那张轮廓分明的侧脸上,月光将突出的鼻梁和嘴唇的形状描绘得异常清晰——柔柔光辉投映在寐罗的脸孔上,他可以清楚地看到他的睫毛每一次轻微地抖动,以及呼吸时鼻翼轻微地扇动,甚至他皮肤上细小的绒毛,一切看起来是那么令人心动。他渴望着能够拥有寐罗的全部,可寐罗却愿意把全部贡献给与爱情毫不相干的艺术。他渴望着自己能够成为擦亮他生命中的灵感的那个人,或许那样寐罗就不会轻易和他分开。他渴望停留在寐罗的身边,不管那个人是否能看到他或者是否有心思来眷顾一下他对他的爱恋。他突然觉得他们之间的感情是如此地脆弱而随时可能消失。只要寐罗大声宣布他要去寻找那个人的足迹,就能够完完全全把他弃置不顾。寐罗像一个虔诚的朝圣者将全部的精神和热爱,甚至灵魂都给了他所狂热于的绘画,却只给他一个身体。
“你在想什么?”他轻声问到,伸出手放在发呆的男人面前晃晃。“寐罗?”
寐罗微微抬起头吻了一下他的掌心,然后愉快地转过身体看着他,“我们得离开这里,”他热切地说到,起身抓住他的肩膀来回摇晃着,“我们去阳光最明亮的地方——离开这里,离开这种糟糕的艺术环境。我不该来巴黎。我知道了,我该去其他地方,其他可以找到灵感的地方。我们去海牙怎么样?或者——或者法国南部,普罗旺斯的阿尔……好吗?只有我们两个,你不是希望只有我们两个在一起吗?我们去最美的地方,维也纳,佛罗伦萨,莱比锡,蒙特卡罗,爱琴海,尼罗河,还有非洲草原……那里都有最明亮的阳光,只有我们两个,你会喜欢那些的,我知道——我找到了你。你带我去我想要去的地方。好吗??”
尼亚愣了好一阵,才讷讷开口,“……不行,我恐怕不能。”
寐罗看着他,喜悦得发光的脸上立刻被失望填满,“为什么?”他问,“你不喜欢?”
“不,我当然——我当然喜欢,可我没法离开这里,”尼亚费力地解释着,“你看,我有那么多的事情要做,除非我把那些祖传家产全都扔下不管……否则……”
寐罗看着他,表情无比失望。“你必须要做那些吗?那些让人头痛的杂事??”
“……那是我的责任,寐罗,”尼亚抚摸着他因为失落而微微发抖的肩膀,“我没法摆脱那些——或许你会等我一段时间,等我空闲下来我可以带你去一些地方……”
寐罗打开了他的手。“那就算了。”他躺下去,背对着他。
“寐罗……”尼亚焦灼地探过头去看着他紧闭眼睛的样子,“我答应你,以后一定……”
“不!”寐罗像个孩子一样负气叫嚷着,将头埋进枕头底下。“滚开。别跟我说话。”
他的动作停在那里,好一会儿过去才小心翼翼拿开枕头,弯下腰去看着寐罗,“寐罗?”
寐罗别扭地转过头,忽然又转回来睁开眼睛看着他,他在那里看到一丝潮湿的痕迹。他觉得心疼,伸手想要擦掉他眼里的痕迹——寐罗一把抓住他的手想要甩开,他立刻握紧了他,“你可以先试着在巴黎发展一下,”他认真地建议到,“寐罗,寐罗,听着,你跑到那些无名小镇去是没有用的,就算你能画出更好的作品,你先要在艺术界有个立足之地——我不想让你再重复上演梵高遭遇的一切,在他活着时没有任何人赏识他,一辈子只卖了一幅画,直到死后才得到那些肯定和赞美。……有才华就该得到相应的回报,你知道。所以我想要你能够在这里崭露头角——你有这个能力。相信吗?我会很期待你给这里带来新的东西。懂吗?”
“我不懂,”寐罗咕哝着说,“你巴望我在那个画廊能多卖出一幅画?”
“你不想跻身于巴黎的艺术界吗?”
寐罗微微怔住,颇为疑惑地看着他,“你是说我……”
“我想要做能为你做的,说你不会拒绝我,好吗?”尼亚低头一下下轻吻着他的嘴唇,“我只是想要为你做些事情而已——因为这很值得。我要带你进入需要你的存在的地方。”
“真的吗?”寐罗有点不敢相信,“我不觉得他们会欢迎我。”
“他们会欢迎你的,他们会的。”尼亚肯定地说,“你相信我。”
寐罗沉默了一会儿,不置可否地靠近他怀里,伸出手臂抱着他。
他无奈地轻叹了一声。这或许是他能够留下寐罗在他身边的唯一办法了——除非他能让寐罗在巴黎有所发展,否则寐罗不会留在这个让他失望的地方。当然,他确定他会有足够的能力让寐罗出名。那些所谓的艺术家不过是群比中产阶级还要中产的家伙,而他自然有能为寐罗提供一切得以立足的条件。身份,地位和金钱永远是能够顺利进入艺术界的金字招牌,而寐罗的才华也确实足以保证他不会被那些平庸之辈埋没。无论如何,他相信寐罗的能力。他也相信寐罗会因为有了动力而更加发奋努力,会创造奇迹。对此他深信不疑。

“这是我最近比较欣赏的一个画家的作品,或许你们愿意给些评论,”尼亚对在座各位说到,然后将几幅作品拿给那些已经颇有名气的艺术家——评审者手里。“我在一家画廊里看到他的作品,我想他的水平足以使他在这里有个该属于他的位置。他将自我感受和主观情感表现得很深刻,他的画面的结构,他的着色,他的笔法和技巧,对色彩和形体表现性因素的自觉运用,对于画面构成关系的强调和用主观感情去改造客观物象的尝试——我认为这是当前我们这里,或者整个巴黎艺术界所缺乏的一种充满激情的活力,这几乎让人没法抗拒。”
作品在评审者手中相互传阅着,他自信满满而又不乏优雅地站在那里,认真倾听他们的悄声议论和评价,“我们说,诗人是被灵感凭附的异人,”他说,用褒扬和赞美的口气,“而能够成为通灵者的不仅仅是诗人——为什么画家不能?如果他表现的恰好是某种幻觉或者对于某种世界的幻想?如果他能够创造出一种没有实践意义的现实,用他本身高度敏感的知觉力,难道这不是一种成功的艺术吗??……准确无误地临摹现实已经不再拥有能够抓住人心的力量,我们需要的是一种创新。如果他能带来这些,我们就没有理由将他驱逐出去。”
“他的用色很奇怪,”有人低声咕哝着,“看起来并不真实。”
“是的,因为他并非试图在把眼前的自然或者现实场景一成不变地准确描绘下来,而是通过更为强烈的色彩去表现自己,”尼亚从容自若地解释到,走过去随意挑了一张画作展示给他们,“这一幅风景图,可以看到他完全使用纯的光谱色来作画,运用互补的色彩对比来强色彩的精神性——这不只是一个如何使用色彩的技巧问题,而是色彩观念的深刻改变。”
“他是浪漫主义吗?”另一个人奇怪地问到,“我觉得似乎是。”
“他在本质上属于浪漫主义,但浪漫主义只是宣扬对个性和情感的解放。他的魅力不仅仅在于此——而在于他以所拥有的全部热情和想象力寻找一种超越绘画本身的精神性,他创造着一种属于心灵世界的艺术作品。他在极力捕捉着他所描绘的事物的特征——并非是我们每个人眼里所能看到的普遍特征,而是在他眼里的完全主观化和个性化的特征。他显示出的是情感生成的激烈过程,而不仅仅是对情绪现状的静观和描写。而色彩是他的最突出之处。”
“他的观察方式似乎很特殊……这太夸张了。”
“因为他服从于心灵表现的需要,”尼亚以一副独树一帜的姿态坦然微笑着答,“为了能达到这种效果,他敢于改变对象世界的一切,也敢于改变固有的观察方式。创新手法的本身无可厚非,只要他的艺术有其发光之处,为什么我们不能接受却要因为不合常理而拒绝?”
评审们不再多言了。他们认真审视寐罗的作品,将尼亚所说的种种理由与画面相结合。尼亚有着百分之百的把握让他们接受——他们在理论上的著述远远达不到他的程度,他很少将自己的思想深度以这样咄咄逼人的方式表达出来,而他认定他们会接受他的见解。没有比这再简单不过的了——当他微笑着看到他们终于点着那些状似高贵的头肯定他的出色推荐,尼亚神情恭谨地感谢了他们的赏识,然后转过身颇为满意地凝望着窗外巴黎街头的风景。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10.14(23:43)|【NM】年少輕狂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