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スポンサー広告
> 【NM】年少轻狂 18> 因為愛II【NM】年少輕狂
> 【NM】年少轻狂 18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TOP↑
在尼亚的鼎力推荐下,寐罗终于如愿以偿跻身于巴黎上流艺术界。
一切完全按照尼亚的预想进行,很快寐罗和他出色的作品成为界内一道奇异的风景线。 作为一位『被埋没许久终于得以初露锋芒』的极具个性化的画家,他的出现掀起了一场令人瞩目的色彩狂澜。他的名字开始频频出现于《法兰西报》、《费加罗报》、《吉尔•布拉斯报》、《巴黎新闻》和《文艺报》等不同报纸刊物上,而作为唯一展出其画作的画廊则一反常日的冷冷清清变得热闹异常,皮埃尔不得不将一整面墙壁的三分之一辟出,留给这位倍受关注的新人。他的画作被争相议论称赞,频频以高价出售,在他偶尔出席一次的沙龙聚会上,总是会有络绎不绝的记者和崇拜者挤上门来。而那位艺术家金发碧眼的英俊更是让人眼前一亮。尽管他通常都会以一副稍显冷漠的态度面对舆论大众,也从来不肯耐心回答记者们的提问,但这些举动反而让众人更加欣赏他特立独行的性格——总之,恰如阳光一般,他无处不在。
这几天正是七月里最炎热的日子,阿尔贝伯爵如期在星期六举行舞会。晚上七点半钟。在伯爵府的花园里,高大的树木清晰地衬托着缀满金色星星的天空,隐隐浮荡着一层薄雾。楼下的大厅里传出华尔兹和极乐舞的乐曲,百叶窗的窗缝里透出灿烂的灯光。花园里十来个仆人正在准备晚餐,花园里挂满了彩色的灯笼,铺着洁白桌布的长餐桌上布满蜡烛和鲜花,一些已经到来的宾客正举着香槟谈笑风生,到处充斥着珠光宝气奢华侈靡的味道。
尼亚再次看了眼时间,知道寐罗必定又不会出席这次舞会。那个人从来不屑于成为这些场合里的一员——他把这叫做浪费生命的最好方式。即使他知道寐罗完完全全不属于他这个世界里的人,像个愤世嫉俗的独行者,对此他不可能有任何抱怨或者不悦——既然他接受了寐罗,自然就要接受寐罗的全部。可偶尔他还是觉得有点灰心。这并非只是缺少一个在舞会上的同伴的感觉,而是一种潜藏在意识深层里的深深忧虑。似乎他们不在同一个世界。而实际上事情也的确如此。寐罗的世界里只有绘画和梵高,对于明亮阳光的渴望和向往,并愿意为之付出一切的狂热追求。而他呢?他在寐罗的世界里又占了几成??……还是……
“伯爵,”一位打扮高雅的小姐彬彬有礼地打断他的思绪,“能打扰您一会儿时间吗?”
“嗯,当然,好的。”尼亚点头微笑,“那么您是……”
“我是伊莎蓓,我想说,嗯……您和那位出色的艺术家是好朋友,是吗?”
“……噢,那个人,”尼亚沉思片刻,似乎颇有些尴尬地摇头,“我只是——只是他一个普通朋友而已,您知道,是我把他的作品推荐到众人面前,或许这能成为我们深交的理由,不过事实大家也都看到了,他不喜欢交往。比起这些他宁可多花一点精力放在画作上。”
“那真是太可惜了,”伊莎蓓惋惜地叹气,“我真想跟他聊上一会儿,可他却从不露面。”
“对,他不喜欢交际和应酬——他和我们不一样。”
“那么您一定偶尔拜访他,”她不甘心地追问,“我可不可以知道他的住所?”
“他常常把追上门的人出去,”尼亚说到,“何况他现在又换了住址,连我也不知道。”
“他没有其他朋友吗?”她看起来没法相信,“难道没有任何交往的人?”
“或许是,”尼亚模棱两可地答着,“不过也可能他常常和面包店的人打交道。”
伊莎蓓忍不住笑了几声,继而还是神情失落,“为什么他要活得像个隐士?”
“因为他的精力全都都在绘画上,伊莎蓓小姐,”尼亚尽量温和地抚慰着失望的女孩,“当然,要是他知道有这么漂亮的小姐追着问他的话,他一定会非常高兴。”
“嗯,真的吗?”伊莎蓓果然有点高兴起来,继而踌躇一番,从手袋里拿出一只精致的信封双手奉到尼亚面前,“这封信,”她低着头说,“请帮我——帮我交给他,如果您有幸在日后不久能够见到他的话。谢谢。”说罢,她朝他难为情地笑笑,而后紧张地转身走开了。
尼亚拿着那信封看了一会儿,失笑地摇摇头,随手塞进口袋里。
深夜十点钟。他停在寐罗的门外,将插在门上的报纸拿下来扔在垃圾桶里,抬起手轻轻敲了几下。等上片刻却没有听到任何动静,尼亚只好掏出钥匙自己打开门进去。
自从寐罗成为艺术圈子里人人追捧炙手可热的新人之后,他就不停地换着住处——总算在搬到这个偏僻小巷深处的房子后隔绝了外界一切干扰,年轻的画家仍然每天早上天不亮就爬起来背着工具独自去很远的地方画画,通常在傍晚时分回来。
讨厌被人打扰的性格使寐罗越发地孤僻起来,不过的确前些日子的疯狂让人生厌——可又有什么办法呢。想要出名就必须学会接受这些,他这个一心埋头于绘画的年轻艺术家似乎完全『不谙世故』,若非是他一直在暗中帮助寐罗打圆场和做尽面子上的工作,恐怕寐罗很快就会以这副态度引起众人的不满。有时候他觉得寐罗在某些方面像个不成熟的孩子。或者干脆点说,除了绘画以外,那个人从来不放任何精力和心思在其他任何事上。
事实上,他在心里并不想寐罗参与到这个鱼龙混杂到处充斥着虚伪逢迎的圈子中来。可要想被世人承认,得到肯定和继续下去的动力,光是一个人埋头苦干而不去做其他任何事,那根本不可能。现在寐罗的确小有名气了——虽然当事人本人似乎也很开心,但这就是他们所要得到的结果吗??……他摇摇头,完全不明白事情将要发展成什么样子。尼亚将手里的袋子放在地板上,里面是给寐罗买的食物和一些必需品,让他这样一个从来不曾做过丝毫类似于家务事的人来照顾另一个根本不屑于照顾自己的人,有时候他想想会觉得可笑。
他穿过客厅走过去打开画室的门,寐罗果然在里面。“你吃过东西吗?”他问。
寐罗回过头看着他,“还没,”他说,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很无辜,“现在几点了?”
“晚上十点,你总是这样早晚有天身体要垮掉的。”尼亚皱眉,“来吃点东西,好吗?”
“我把这点画完。”寐罗说到,“我保证一会儿就完事。”
“不行,必须现在出来,”尼亚拒绝了他的要求,“不然你会将这个一会儿延长到半夜。”
“我现在不想吃东西,”寐罗嘟囔着,“让吃的去见鬼吧。”
尼亚颇为无奈地叹了口气。“寐罗。”
“我知道。我待会儿一定会吃东西。”
“有位漂亮的小姐给你信。你要看吗?”尼亚从口袋里掏出那封信扬了扬,“他们都很喜欢你,热爱你,崇拜你,尤其是年轻人。他们总是想要见你,可你却总是不露面。”
“无聊的人。”寐罗低声嘟囔着,“把那扔了吧。”
“我——我有话想要跟你谈,寐罗。”尼亚看着他说。
好半天过去,那个人总算回头给了他颇为奇怪的一眼,“谈什么?”他问,一边把蓝色添到画面上去,“我现在越来越发觉我爱它,可能你没法想象。这种感觉非常令人陶醉。有时候我不知道自己都在干什么——我只是陶醉在这些色彩里。……尼亚,你能明白吗??”
“……我想是的,”尼亚轻喟一声。“来吃东西吧,寐罗。”
“今晚你要回去吗?”寐罗仍然没有理会他的话。
“是的,我还有些事情没有忙完——你知道我的工作也总是一堆。那么来吃东西吗?”
寐罗将最后一笔颜料添上画面,然后颇不情愿地放下调色盘和画笔站起身,用软布擦着脏兮兮的手指,“好吧,”他说,口气充满了不满,“晚吃一会儿东西不会死人的。”然后他用看着敌人的眼神看了一眼尼亚,突然又扔掉那块布跑过来一把抱住尼亚的脖子攀上他的背,“我爱你,”他说,一边愉快地在尼亚的头发和脖子上落下雨点般的吻,“我爱你,尼亚。”
“我也爱你,寐罗。”尼亚背着他这个艺术家回到客厅里,停在餐桌旁边示意他下去。他则一个轻快的转身坐在餐桌上,晃荡着腿看着尼亚,眼里带着浓浓的单纯快乐。尼亚看着他,心里那些翻涌的话和疲惫沮丧的情绪慢慢被寐罗脸上洋溢着的喜悦冲刷变淡,直至最后完全消失——或许不是消失,只是他觉得和这样一个不谙世事的人谈论那些世故的东西毫无意义。无论如何,他可以帮寐罗做好那个人并不擅长的事。于是他凑上去吻了下寐罗的脸,将那个人抱在怀里给自己点真实感和温暖感,寐罗回抱着他的手臂让他觉得好多了。
“你刚才说有话要跟我说,”寐罗咬着他耳边的发丝问到,“是什么?”
“……没什么,”尼亚摇摇头,“呃,其实是——这个周末我会有一天的空闲时间,所以我想问你要不要去海边看看?”他看着他,“那里有小渔村,或许有你想要画的东西,还有很多美味的海鲜。我们可以待上一整天,你觉得怎么样?想要去那里看看吗??”
“真的吗?真的吗??”寐罗喜出望外,“我从来没看过海——我想要去,当然!我要画海,和海边的天空——还有村子,村子里的人。渔船,渔网,打鱼的人们。这太棒了!为什么我们不去?我们当然要去。我们什么时候去?明天吗?明天是周末吗??”
“还要等三天,”尼亚说到,“不过三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既然你想去,那就最好。”
寐罗一把抱住他的脖子高兴地狂吻他,“太好了,尼亚!太好了!”
“你喜欢就好,”尼亚轻拍着他的背部,然后像哄骗孩子般地再一次提醒,“那么现在你是不是该好好吃点东西?——我必须在离开之前看到你用过晚餐,否则你又会饿到眼前发才想起来吃饭。那不是好的生活习惯,要是你打算有体力画更多画的话……”
“好啦我知道,”寐罗再次在他脸上响亮地吻了一下,然后拿起一旁篮子里的面包塞进嘴里,“我会吃的。我当然会吃东西——要不然我就晚上饿得睡不着,眼前金星乱冒……”
他几乎是用抢的夺走寐罗手里干巴巴的面包,“我给你买了吃的东西,”他说,然后弯腰捡出袋子里新鲜而有营养的食物,放在寐罗身边,把那篮子不知道已经放了两天还是三天的面包扔到一旁去,“这些东西可以拿去擦素描画的铅笔线了。你总是这么虐待自己的胃口,早晚有天它会跟你抗议——然后你就没法再画画。这样的代价对你来说是不是非常糟糕?”
“当然,”寐罗点头,毫不介意地抓起一个熏肉三明治开始狼吞虎咽,“我不想那样。”
“你慢一点吃。”尼亚走过去拎起水瓶——空的。他找找其他地方,一滴水也没有。于是只好走到厨房那里打算烧点水。厨房『干净』得落了一层灰。他站在那里叹气,考虑着是否给寐罗雇个佣人之类的来照顾这个人的生活。但是很显然,他不会乐意,寐罗也不会接受。于是尼亚只能脱下色礼服外衣,解开袖扣挽起袖子,拿过烧水的壶开始清洗。
“尼亚,”寐罗在客厅里叫他的名字,“我可以在那里多待几天吗?”
“海边?”尼亚问到,颇为踌躇地。“……好吧,要是——要是你乐意的话,可以。”
“你不能陪我吗?”
“我不能,寐罗。”
“你可以把活交给其他人来做。”
“那恐怕不行。寐罗。”
“噢,好吧。”那个人似乎叹了口气,“好吧。”
“……抱歉。”他不知道是回答寐罗还是在自言自语。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10.14(23:42)|【NM】年少輕狂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