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MN】影子
> 【MN】影子 07
尼亚在他怀里呆愣几秒钟,急忙挣开寐罗的手臂,目光死死停留在寐罗脸上。他带着难以置信的表情把寐罗看了又看,始终不敢确定面前的男人是那个人。他想要叫他的名字,却发不出声音。久已不曾开口让尼亚喉咙干涩,他知道自己已经再难说话。
可是他能看到寐罗脸上的表情,那个男人带着强烈的懊悔和痛惜地望着他,让他愕然。他分不清这是现实还是幻觉,只是怔怔地看着寐罗发呆,直到寐罗张了张口,似乎在对他说些什么。他看到那个男人俯身过来吻他的嘴唇,真实的柔软触觉让尼亚吃惊。
真的是寐罗回来了吗。他看着他,眼泪忽然就那样直直地滑下来,无遮无挡。
他感觉到自己再次被用力地搂进他的怀里,久违而熟悉的气息让尼亚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他看到寐罗一直在拚命跟他说着什么,他只能依靠口型模糊地辨认,他在说对不起。寐罗在跟他道歉吗?可是……这或许并不是寐罗的错误吧。尼亚想,是他自己没用。
他伸手挡住寐罗说个不停的嘴唇,手指却被那个男人用力握紧,放在唇上温柔地亲吻。这样美好的感觉只有在幻想里才会出现,突然而过度的刺激让尼亚有些心口绞痛呼吸困难。寐罗立刻察觉到他的满脸紧张和不适,连忙放开尼亚跑下床去给他翻找药片。
吃过药后,尼亚的情绪慢慢稳定下来。他倚在寐罗怀里被那个男人紧紧搂住不放,寐罗的嘴唇轻扫着他的额头,他能感觉到他在说话,可是他听不到。从来不曾因为听觉感到难过的尼亚在此刻才尝到后悔和痛苦的滋味。他一直等了那么久,终于等到寐罗的回来,却再也没办法听到他的声音。并且,现在的自己也不再是当初那样……他的身体已经完全坏掉。
忧伤绝望的眼神让寐罗感到心痛。他看着尼亚的眼睛,一眨不眨凝视着他,一个字一个字地说给他看。『我不再离开你了,尼亚。』他反反复复地说,直到尼亚完全看懂为止。

『原本,的确很期待他能够回来。可是当寐罗真的回到我的身边,我才发觉一切都不再一样了。寐罗已经很久没再拿起画笔,我可以感觉到……他总是无法避免地想到我的一切都是因那而起,所以他突然对画画充满了抵触情绪。我不想看到这样的他,每天只是守着一个毫无用处的人,断送掉自己的一切。……可是我真的离不开他,想要让他一直陪在我身边。看不到寐罗在房间里,会惊惶失措地四处乱找,会很恐惧……』
『别想那么多了,尼亚。』玛特很担忧地在他写过的画纸下面写到。这样的话语尼亚是不会让寐罗知道的,当玛特偶尔来的时候他便把自己藏起来的纸页拿给他。
『我的精神已经非常糟糕。常常记不起发生过的事,差不多一多半的时间都不记得他。能够认得寐罗的时候,却又害怕看到这样照顾我的他。不管寐罗是怎样想的也好……我不想看到他为我变成另外一个人。我是希望寐罗回来没错,但不是这样的寐罗……你明白吗。』
玛特沉默地看了许久,点点头。他抬起眼睛非常焦虑地看着尼亚,伸手拍拍他的肩膀。尼亚摇了摇头,拿过画纸继续写下去。『如果说过去的我尚且能够让寐罗得到灵感,现在的我对他来说已经没有任何价值。这样的想法让我无法承受他那种赎罪般的行为。玛特……到结果还是我毁掉了他吗。我恐怕……我的存在会让他彻底告别绘画……』
『但是现在对于寐罗来说,你要比画画重要得多。』玛特的话让尼亚心里一阵苦涩。他再次用力地摇头,飞快地在纸上写。『不,我想要为寐罗做很多,我希望自己对他是有价值的,是有意义的……可是现在,我已经挡住了他的一切。就算寐罗想要继续画下去,也不会再像过去那样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他已经把他的所有都放在我的身上,我不想他这样。』
『等你身体慢慢恢复起来,寐罗也会恢复到他原本的生活啊。』玛特安慰他。『你们只是需要点时间而已,别总是这样逼迫自己,尼亚。放松点,好吗?』
尼亚静默地对着他们的交谈发呆,半晌才勉强地点了下头。没有用的,即使跟玛特说也是没用。他想。门外响起钥匙开锁的声音,两个人吓了一跳。尼亚连忙把那些画纸卷起藏好,然后看着寐罗拎着购物袋走进来。『嗨,等着急了吧。』他跟玛特打了个招呼,放下手里的袋子,走到尼亚身边俯身去吻他。『我买了你喜欢吃的东西,稍等一下。』

『尼亚还好吗。』两个人在厨房忙着午餐的时候,玛特随意问道。
寐罗愣了一下,然后微笑着朝他点头。『当然,他很好……』他的脸上洋溢着从未有过的幸福,仿佛拥有整个世界那样的喜悦。『乖得像个孩子,不管他是不是记得我,都很听话。喜欢吃我做的所有东西,虽然我知道有时候味道的确不怎么样……』他自嘲地笑笑,『可是无论如何,能守着他就够了。如果能这么过一辈子,即使不画画……也没什么。』
玛特不是听不出那个男人声音里的一丝失落,他知道他其实很矛盾。可是寐罗那样的口气让他没办法说出『你还是多分出些精力继续画你的画』那样的话,犹豫许久也没有提起尼亚的忧虑。后来玛特一直在想,如果当初他对寐罗说了尼亚说过的话,是不是一切会改变。但是……谁知道呢。这个世界上,未来永远是难以预料的东西。
所以当时玛特没有跟寐罗说任何破坏那个男人兴致的话。他只是不轻不重地提了一句,『为尼亚而放弃其他一切,会让他不安的,寐罗。』可是寐罗并没有在意他的提醒。
离开他们的公寓后,玛特一直处在神经质的紧张中。他反复回忆着尼亚写下的每个字,以及最后那个男人带着苦笑的勉强应承,总觉得内心惴惴不安。他不知道尼亚还会再想些什么,但决不会停止。当玛特终于忍不住要告诉寐罗这些的时候,已经太晚了。
寐罗在电话里失去理智的狂叫几乎穿透了玛特的耳膜,他用尽全力才怒吼着压住那个男人疯狂的叫喊然后迅速冲出公寓到医院。一路上玛特的眼泪不由自主地朝外涌,他根本无法控制。即使潜意识里一直隐隐藏着这样的错觉,到一切发生他还是无法接受。
从始至终,玛特的视线被一片白色填满。白色一直都很衬尼亚,唯独这次不是。他无法阻止寐罗完全崩溃的哭喊,拉不起那个紧紧抓住尼亚的手的男人,而寐罗的另一只手里,是本该装满抗抑郁症药片的玻璃瓶,此刻空空荡荡。
头脑空白的玛特很神经质地想着为什么尼亚要选择这样的方式。慢慢地,他想起尼亚曾经跟他说过的话。『玛特,今天我看到了很美好的东西……好像回到了很久之前,寐罗第一次出现在我面前。他很热情地蹲下来跟我打招呼,嗨,尼亚。他的样子非常好看,窗外橘红色的夕阳映在他的脸上,眼睛熠熠生辉,挑起的嘴角带着笑意。……』
那个男人,最终还是带着希望自己能够沉浸在美好回忆里的幻想离开的吗。他不知道这次尼亚是否又看到那个黄昏的寐罗,还是其他的场景。但是,他无比虔诚地希望尼亚能够如他所愿,在那些药片的帮助下可以在有着寐罗的温暖回忆里离开。
一直以来,尼亚都希望自己对于寐罗能够是有意义的存在,渴望寐罗告诉他他很重要。在他真的是那样时,寐罗从未这样说过。而当寐罗愿意对他这么说,他已经没办法再听到。
为什么,这么残忍。

『你先走吧。……我再陪他一会儿。』寐罗轻声对玛特说到。
他呆呆地坐在尼亚墓前,眼神空洞地望着那上面简单之极的石刻字。关于尼亚的一切,他知道得都少的可怜。一个简单的葬礼或许正适合送走他。自始至终,尼亚都是如此简单。他的样子,他的想法,他的性格和感情。像他画纸上最最单纯的铅笔线条,一眼便可望尽。
『跟寐罗走,因为他的笑容很好看……因为他可以带我回家。那时我是这样觉得的。』留给寐罗的信笺里,尼亚再次提到他们的初遇。他只给他留下这一封信,唯一的一封。虽然口气并不像是在对寐罗说话,而更像自言自语。『寐罗从没用过怜悯的眼光看我,所以我感激他。那时候能感觉到自己是被需要的……即使他从没说过。一直以来,我觉得自己能够感受到寐罗的内心,可以听到隐藏的声音。所以对于寐罗没有说过那样的话,并不感到遗憾。我后悔那时束缚着寐罗,不肯让他去寻找他想要的东西……所以这次我不想再束缚他。对于寐罗,不管他是否承认,我的存在已经没有价值。我知道是这样的……只能成为他的负担。并且,我已经累了。能遇到寐罗,这样的一生仍然是有意义的。……还有,我很爱他。』
已经可以把信的内容倒背如流,寐罗还是一遍又一遍在头脑里安静地默念。七年是如此漫长的时间,他却只给了尼亚漫不经心和杳无音信。当他终于明白过来回到他的身边,一切造成的毁灭都已经无法挽回。即使再补偿又能如何,他再也看不到原本的尼亚。
在他离开他的那一瞬间,他就已经失去他了。
玛特是在两周后的一天清晨接到警察局的传讯,那时他还没睡醒。
对于这样的结果,他似乎并不感到吃惊,只是神情有点呆滞。前一天的晚上他还和寐罗通过电话,那个男人却在放下电话后去了尼亚的墓地,或许在那里坐了几个小时,然后吞下了一整瓶安眠药片。——那么多的份量,比尼亚吃过的所有还要多。
警官们把尼亚墓前的那些画卷给了玛特。他一张张翻过去,那大概是那两周时间里寐罗所做的唯一事情。这些作品真的很棒,但是每一张都沉重到让他喘不过气。『瞧瞧,你怎么就这么不肯相信自己……明明是可以给那个混蛋带来灵感的嘛。』他鼻子酸酸地咕哝着。
玛特知道那是寐罗留给尼亚的。于是他让它们在尼亚的墓前化成了灰烬。
离开墓地的时候,仍然是个美好的黄昏。天空有着很漂亮的晚霞,橘红色铺天盖地而下,苍穹隐没了清浅的湛蓝。玛特不由自主地构想着那两人初遇的一幕,寐罗蹲下来朝尼亚友好而热情地打招呼,嗨,尼亚。——明明是个美好的瞬间,为什么,他却感到如此的灰暗呢。

----------------------------------------END-------------------------------------------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9.11(17:53)|【MN】影子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