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NM】變形記
> 【NM】变形记 02
在寐罗去冲洗他身上那些要命的化学成分时,尼亚边收拾着餐桌上的东西,边思考这件匪夷所思的事件。首先可以确定的是,现在的寐罗已经不是平时那个正常的男人了。
在今天冲出警署后遭遇的一番诡异经历导致他某些方面的改变——有时候是体型,有时候是脑力。这代表着以后不确定什么时候寐罗就突然退化成典型的猫科动物,并且持续时间也不确定。照此看来他是没办法再胜任警官工作,就连日常生活也难以保证。你总不能指望一只猫去照顾自己的饮食起居,前提是他保持着人的外形下。
所以先要打电话给警署帮寐罗请个较长的假期,希望他在此阶段能够顺利恢复到原样。其次就是……待会儿他该送寐罗回家还是让他住在自己这里。在尼亚进一步就这个问题独自进行探讨的时候,寐罗已经从浴室里走出来。他回头看了一眼,他的身上好好穿着浴衣。
现在的寐罗是清醒的。或者说头脑里保持的人性成分比较多。
“洗完了?有助于你恢复原样吗?”尼亚回到客厅里,把刚刚准备好的一杯热巧克力递给坐在沙发上用力擦着头发的男人,一边打量着他的动作和表情。
“哦,谢谢。”寐罗接过去,眼睛极快地扫过尼亚。“事实上我也不知道。”
“那身体有没有不舒服的感觉?”尼亚凑近一些研究着。
“……有点想打喷嚏。”寐罗话音未落便连打两个,幸亏尼亚躲得及时才没遭到突袭。“抱、抱歉……”他的脸有些窘迫地发红,忙借喝巧克力掩饰着自己的尴尬。
“没关系。……我估计你大概有点冻着了。”尼亚伸手摸摸他的额头,“有点发热。还是说猫的体温要比人高一些?你嗓子痛吗?有没有头痛发昏的症状??”
“我现在不是猫!或许我已经恢复正常了!”寐罗颇为气恼地打掉他的手,“只不过是一个小意外而已,可能洗过澡之后就没事了,当然你要是以为自己刚才在做梦也没什么。”
“当然我知道你现在不是猫——除非你脑袋上有毛茸茸的耳朵或者拖着条尾巴。”尼亚缩回手,慢条斯理地答到。“不过我们最好提前做好准备,万一明天早上醒来你发觉情况有异的话该怎么办?是否需要我临时帮你请个假期来延缓恢复过程??”
寐罗很不痛快地看着他,一时确定不下来该如何回答尼亚这颇具杀伤力的问题。
“还有,你在变成猫的时候脑袋里有意识存在吗?”尼亚继续问到,“我的意思是当你回到家,如果在是猫的情况下能否安全地照顾自己,比如饮食起居和打电话求助……”
“我要是能在保持猫的情况下还能打电话求助,我保证你会在转天的娱乐版头条看到关于我的惊人报道,或许在那之后你要是想见我就要去马戏团。花点钱买张票,看看你昔日的同事如何用自己的努力维持困难生活,赚取每天几条鱼的报酬……这都是因为你造成的!”
“我只不过是提个问题而已,又没有要你真的打电话。”
“但是如果我没有脑袋一热就冲到那鬼地方去也不至于变成这样!”
“你在责怪我吗?是你自己热血沸腾地一心要去解决案件……”
“那你也休想逃脱责任!”寐罗对他怒目而视,“总之事情因你而起,你别想坐视不理!”
“你的意思就是要我代劳了?”尼亚坦然地点点头,“当然可以,如果明天出了什么事的话我会记着帮你请假,编个适当的理由,也可以帮你带些巧克力回来。”
房间里安静了一会儿,寐罗默不作声地喝着巧克力,一边在大脑里过滤这一天的刺激。当他抬起眼睛的时候,尼亚的下一个问题紧随而至,“你现在想回去还是住在这里?”
为以防万一,最终寐罗选择留在尼亚的公寓里。
而转天早上,尼亚真的帮寐罗请了假——他在客厅的沙发上看到猫蜷缩在浴衣里睡着。尼亚翻出冰箱里的沙丁鱼罐头,倒在一只碟子里给寐罗放在沙发脚边,然后又准备了碗水。“已经对你足够仁至义尽了吧——就你平日对我极不友好的敌视态度来说。”
寐罗浑然不觉,还沉浸在甜美的梦乡国度里不能自拔。尼亚很怜悯地看着他昔日耀武扬威的同事此刻的弱小模样,觉得真够凄惨。希望那药剂作用不会维持太久,他可不擅长养猫。
可想而知,当他回家时要面对的是一张怎样沮丧的脸孔。一路上尼亚都在考虑能否帮助寐罗改变些什么的可能,不过他对化工类药剂完全不了解,想帮忙也是徒劳。唯一能做的或许只是临时照顾照顾他那处境悲惨的同事,顺便给他带些巧克力回去。
购买巧克力的时候尼亚不由自主地想到昨晚寐罗那个突如其来的侵袭,几乎要让他窒息的呼吸,带着浓郁的巧克力和鱼排混和的怪异味道。所以说,动物和人绝不在一个水平上。他叹息着付了钱,然后收好单据——为寐罗花的每一笔钱自然都是要讨回来的,他又没有义务为他支付什么。就算事情如寐罗所坚持的是因他而起——那是歪理,是狡辩,是胡扯。
尼亚进门的时候,猫不在。他在厨房里找到正在对着沙丁鱼罐头绞尽脑汁研究的男人,像猫一样用手来回拨弄着它,坏脾气地从喉咙里发出不满的抱怨。
“我来吧。”他走过去捡起罐头,寐罗立刻满脸戒备地朝尼亚发出宣布所属权的抗议。“我知道这是你的,我知道——我只是给你示范一下该如何打开它,别用嘴咬。”他边打开它边对寐罗说到,“看起来今天做得不错,自己会打开冰箱了,嗯??”
无法理解他带着微笑的表情涵义,寐罗懊恼地打了个哈欠。“喵。”
尼亚的手一抖,罐头里的东西险些倒在盘子外面。他还是第一次听到非人性化的声音从人的喉咙里发出,以非常纯粹的人性化方式。寐罗的那声回答没有猫的娇气和甜腻,而是有点低哑的带着丝不屑,听在耳朵里感觉奇妙极了。“现在脑袋里的猫性意识占了多少?有百分之八十吗??”他把盘子给他放在面前,并特意给寐罗放了把勺子。
看着寐罗开始狼吞虎咽地享受美食,尼亚转身去给自己准备晚餐。他弄了个蔬菜沙拉,主食是顺路带回的三明治,然后煮上咖啡。被咖啡香气吸引的寐罗抬起头,眼睛盯着餐台上正在冒热气的咖啡壶,一眨不眨。尼亚拍拍他的头,“也有你的份,寐罗。”
他们两个并排坐在那里解决各自面前的食物,寐罗时不时地探头过来嗅嗅尼亚的盘子,比较着自己嘴里的味道,伸出舌头小心地轻舔两下。尼亚看了他一会儿,叉起满满一叉蔬菜给他送到嘴边,寐罗张嘴吞了进去,认真咀嚼着,脸上露出满意的表情。
“看来你也喜欢沙拉,是吧?”尼亚边吃边问,“没准我们两个口味比较相近。”他允许寐罗跟他分享了三明治,看得出寐罗非常喜欢里面的脱脂奶油。他几乎舔光了它。当尼亚起身去倒咖啡的时候,他看到寐罗还在意犹未尽地舔着嘴唇,回味无穷。
“我比较喜欢咖啡,不过寐罗应该喜欢加比较多糖和奶油的吧?”尼亚自言自语着,冷不防后面传来咬字清楚的声音,“呃,没错——多放点奶油,没有巧克力粉吗?”
“……拜托你下次别这么突然冒出意识清醒的回答好吗?看在我心脏的份上。”尼亚回头看了一眼,寐罗正带着满脸颓然的表情用叉子乱叉他盘里剩下的蔬菜沙拉。“没事了?”
“现在看来,是的。”寐罗又打了个哈欠,“你帮我请过假了??”
“当然,我说你家里出了急事连夜搭乘班机回去了——上司没多问,所以不用担心。”他走过来把咖啡放在桌上,寐罗端走自己的那杯。“现在感觉怎么样?”
“不怎么样,全身没劲——而且时不时的有点皮肤刺痒,那滋味真够要命的。”寐罗边喝边看着自己面前只残留点番茄汁的空盘子,“我刚才吃的什么?沙丁鱼罐头??”
“沙丁鱼罐头。还有我的蔬菜沙拉和三明治。我认为你比较喜欢这口味。”尼亚微笑。“喔,对了——我买了巧克力回来,寐罗……”话音未落,寐罗的身影已经嗖地窜了出去,动作敏捷如灵巧的猫,并且悄无声息。或许寐罗已经和猫融为一体了。尼亚脑子里的想法在看到寐罗叼着巧克力过来时得到了确认,或许寐罗以后会用嘴巴取代手作为第一工具。
不过寐罗还是用手撕开包装纸才咬了起来,间或不停地舔。尼亚看了他一会儿,觉得实在是不可思议,直到现在还难以相信在自己身边会发生这样的事。“你要一直住下来吗?”
寐罗的表情怔了怔,抬眼看向尼亚。“把猫丢掉是不道的行为。并且你要负责。”
“那只是就纯粹的猫来说。不过我们说好了,你在这里的每笔开销以后都要还我。”尼亚一手支住下巴,眼睛凝视着满脸不爽的寐罗。“你要明白我是在养个活人,而不是猫。”
“真他妈的斤斤计较啊!得了,随便你怎么算吧,不管怎么样,一切都等我恢复再说。我现在没心情和你讨论这些该死的问题。”寐罗兴致缺缺地舔着巧克力,一脸郁闷。
“我又没有义务照顾你。”尼亚喝掉杯子里的最后两口咖啡,“如果你愿意在意识清醒的时候帮助我解决些案件问题,我当然可以免去些费用——你也不想就这么丢了工作吧??”
“说到底还是因为你这个混蛋!”寐罗耿耿于怀。
“反复琢磨恼恨已经发生的事是没用的,寐罗。”
“你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变成猫的又不是你!”
“不过这不是也挺好的吗,猫的生活比人要轻松悠闲得多。在我卖力工作的时候,你可以选择晒晒太阳睡睡午觉,食物和水也不用自己操劳……”
“你想让我吃一辈子沙丁鱼罐头吗?!”
“当然还有巧克力。”尼亚微笑着,示意寐罗嘴边沾上了巧克力。那个男人有些困惑地眨着眼睛看他,他只好抬起手指伸过去蹭了蹭寐罗嘴角的褐色。“真要命啊,寐罗。”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9.09(18:58)|【NM】變形記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