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スポンサー広告
> 【NM】变形记 06> 因為愛II【NM】變形記
> 【NM】变形记 06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TOP↑
睡在尼亚身边的寐罗几乎辗转反侧了整整一个晚上。当第二天早上尼亚倍感不安地爬起来时,他发觉寐罗真的很不对劲——那个男人大睁着一双带着浓重眼圈的眼睛呆呆望着天花板,眼窝深陷,失魂落魄。尼亚连忙摸摸他额头,“你好像发烧加重了,寐罗。”
“……是吗。我不知道……不过我的确有点难受。”寐罗哑着嗓子答到。
“难道要恢复之前需要大病一场?!”尼亚很不理解地喃喃自语,“你还行吗?如果……呃,如果真的不会再变化的话,我觉得还是去医院看看比较好。”
“不,没关系……”寐罗无精打采地翻了个身,埋进被子里。“我再睡会儿就好。”
“你真的不要紧吗?我打个电话请天假好了。”尼亚拿起床头的手机拨了号码,请同事帮忙请假——理由是他的猫病了。尼亚也不知道为什么,想也没想就冲口而出这个理由。好像寐罗真的成了他的猫一样,并且他这个主人还蛮尽职尽责的样子。
当尼亚准备好早餐端进房间的时候,他看到寐罗已经满头大汗脸色泛红。非常紧张地,他上前摸摸寐罗身上已经湿透的衣服,他的身体火烧火燎,温度热得有点吓人。“你的情况看起来很糟糕!”尼亚惊惶失措地拍打着寐罗的肩膀,“要不要跟我去医院??”
“……不。”寐罗的脑袋闷在被子里,声音听起来也闷闷的。“我不要出去!”
“那你这样子怎么行?病一定会加重的!”尼亚探过头去看他,那个男人却非常固执地躲避着他的目光,并且一个劲地把尼亚推开一边去。“我说了没事,让我睡会儿就行。”
“你想要吃点什么吗?还是喝点什么??”
寐罗沉默了一会儿,“有冰的东西吗?果汁什么的就可以。或者水也行。”
“我去拿果汁。”尼亚说着,急急忙忙朝厨房跑过去。他从没照顾过生病的家伙,有点不知所措。但如果寐罗的情况就这么一直恶化下去的话,他一定会不顾一切地绑他到医院。看起来寐罗暂时不会变成猫……虽然尼亚不完全保证,但此刻看来是这样的。
尼亚翻了半天只找到一瓶冰葡萄汁,只好拿过去给寐罗。“你要是想喝其他味道的,待会儿我去超市买些回来——顺便买点药给你。”他用毛巾擦掉寐罗额头的汗珠,心里很紧张。“现在感觉怎么样?还难受吗??”
寐罗把那些冷冰冰的液体全都灌进肚子,朝尼亚摇摇头。“好多了……我想睡觉。”
“好的,那么你再休息下好了。”尼亚连忙给他严严实实盖好被子,“我去买药给你。”

整整一天寐罗的情况都非常糟糕。到夜幕降临时尼亚已经坚持不住,准备抓起他往车里一塞,然后不管三七二十一把他带到医院去。不过寐罗的拼死抵抗又让尼亚束手无策,他非常焦急地看着寐罗独自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折腾着,却只有干着急的份儿。
在经过一夜又一天的折磨之后,寐罗心里已经明白他到底再发什么疯了。只是这样的原因实在有点难以启齿。他非常想要出去,但是又非常恐惧。上次在外面的突发事件已经给寐罗造成强烈的心理阴影,让他对外出这件事完全抱有抵触情绪——他真的没办法说服自己,哦,今天一定没事的!大胆地出去吧,寐罗!——结果只能在这里倍受煎熬。
随着夜晚的到来,这种煎熬令他更加难受了。寐罗在床上像将死的野兽一样拼死挣扎,全身上下一片火烫,几乎要把他融化掉……真的会融化掉,他昏昏沉沉地想着,只要尼亚稍微一靠近,他的手碰到自己,那么自己一定会像冰淇淋一样软绵绵地化到不成型。该死的是在寐罗这么想的时候尼亚的手真的如约而至,仿佛听到寐罗内心想法一般地。
他的手放在他的胸口,吸取掉他部分热量,却又像把更多让寐罗眩晕的东西注入体内。寐罗觉得自己实在坚持不住了……只要尼亚现在快撤离,或许一切还有救……
“你到底怎么样,寐罗?!”急切的询问在他耳边响起,像隔了层层重障一样模糊不清。与此同时寐罗嗅到尼亚极具诱惑的气息在四周空气中弥漫,撩拨挑逗着他。他打算彻底宣告完败了……如果尼亚在十秒钟内还不离开。当寐罗数到一的时候,他张开已经干得沙哑的喉咙,“有……酒吗,尼亚?”他睁着一双有些涣散的眼睛,努力凝聚目光盯着尼亚。

当一罐啤酒顺着喉咙滑到胃里,寐罗彻底被那头晕目眩的感觉虏获了。他失神地抓住尼亚的手,握得紧紧地不肯放开,直到尼亚俯身下来再度询问他的感觉如何。
“很糟糕。”寐罗这么回答他,“尼亚,我恐怕我的情况非常糟糕……”
“那么你到底是怎样?!”尼亚急不可待地问着,寐罗却很是不合时宜地移开了目光。他索性扳过他的脸,强迫他看着自己。“你不说我话我怎么会知道哪里糟糕?快告诉我!”
“你……可以设想一下我是猫……”寐罗非常困难地吐出这几个字,脸涨得通红。望着尼亚的目光也带上极端羞赧的味道,让尼亚在惊讶着他还有这种表情的同时陷入更为困惑的疑团。但没过多久他便明白寐罗到底为什么会这样了,继而一双眼睛睁得滚圆。
“喂、喂!你的意思不会是猫的特殊时期——啊,你是母的吗?!”
“我是公的!我是公的!!”寐罗怒目而视,据理力争。“你少给我胡扯八道!”
“据我所知,公猫应该不发情的!”尼亚比他更加有理,“可你现在的症状是什么?!”
寐罗的喉咙里叽里咕噜冒出一阵不明所以的东西,终于忍不住叫喊出来。“我忍不住了!他妈的!我已经不行了……现在不管是谁都行,我保证来者不拒……!我简直要烧死了!!”
“……真那么可怕吗?!”尼亚愕然。事实上他并未见过发情的猫,只是听说过而已。不过眼前寐罗这副倍受煎熬欲火难耐的样子让尼亚深刻意识到这个男人此刻有多……痛苦。的确是痛苦。他觉得他就像被扔在煎锅上的鱼一样,很快就会被烧个一塌糊涂。“你……真的来者不拒吗??”尼亚费力地咽了口口水,“我……也是公……啊不、我的意思是……”
“少、少他妈的废话了!快点、快点快点!!……”寐罗忍无可忍地抓紧尼亚的头朝自己压下来,他的嘴唇狠狠撞上他的,几乎被牙齿磕出血来。尼亚接触到那已经火烫的嘴唇,脑袋里的筋再次崩断——并且比上次被寐罗在他口中舔吮巧克力时崩得更为彻底。
他们的舌头急切地挤入彼此口中不分轻重地翻搅着,像要把对方的味道全部吸干卷净一般。来者不拒。这真是个漂亮的用词。尼亚想着,被寐罗喉咙里立刻溢出的极度敏感的呻吟声完全地吸引着沉溺下去。他抱紧寐罗的肩膀一再深入到他口中索取,寐罗脸上那副神魂颠倒的表情简直美妙绝伦——尼亚从没见过这么蛊惑人心的表情,他的心跳已经完全失控。
用力扯下寐罗身上被汗水浸透的衣服,尼亚的手指沿着他光滑流畅的曲线慢慢下滑,每一寸移动和稍微的停留抚摸都会带来寐罗极其强烈的反应,急促的喘息伴随着完全沙哑的呻吟轻叫,他的声音在他耳边充满诱惑地回荡着,让尼亚彻底迷失在寐罗彻骨的欲望里。
寐罗的四肢瘫软无力,一再把脸颊贴近尼亚的脖颈狠命蹭着,像要把自己的身体融入他的体内,完完全全不留一丝一毫地彻底融入进去。他哑着嗓子叫喊着尼亚的名字,极度迫切他帮助自己解决掉这该死而又折磨人的饥渴欲望。“我要、我要……”他眼中泛出泪光,手臂和腿紧紧缠着尼亚的身体,汗湿胸膛紧贴着彼此,尼亚不慌不忙地吻他的额头。
“别着急,寐罗……”他的嘴唇滑到他的唇上,再次跟他唇舌交缠。寐罗急不可耐地热烈回应着他,身体因为急遽渴望而狠狠颤抖着,扣紧尼亚肩膀的手指都在发抖。“快点,尼亚!快……我受不了了!!妈的,你是故意的吗?!你这个混蛋……该死的……”
尼亚的确很享受这样的过程,尤其是露出这种表情和赤裸裸欲望的寐罗。不过看起来这个男人已经快要失去意识了——如果他再这么戏弄下去的话。尼亚觉得寐罗简直要疯了。
当寐罗终于得到满足的一瞬间,他脸上露出的迷乱表情和喉咙里极度媚惑的叫喊让尼亚这辈子都难以忘记——无法否认那样的寐罗真是迷人极了。令他几乎失神到忘记动作,然而寐罗缠在他腰际猛然收紧的双腿终于又让尼亚找回迷失的意识,回到眼前疯狂的情欲中。
寐罗需要的正是这样一场酣畅淋漓的性爱。有几个瞬间他几乎已经忘记了自己是谁,只管迎合着尼亚毫无意识地叫喊他的名字和直白露骨的胡言乱语。他像藤蔓一样紧紧缠绕在尼亚身上,让那个男人无法离开。而尼亚似乎也并没有打算撤离的意思。他们纵情沉溺于这场突如其来的性爱里,除了彼此结合的欲望脑袋里一片空白。仅就这个夜晚而言。
当两个人终于全身无力再也无法继续下去时,寐罗脸上微微露出一丝快要虚脱的笑容,继而他的喉咙里发出心满意足的声音,手臂仍然紧紧搂着尼亚不放。“别松开……”他轻声说,强忍眼里的困倦努力看着尼亚,“我不想和你分开。”
尼亚吻了吻他的嘴唇,轻柔地吮吸他舌尖的味道。“当然,我会一直抱着你,现在睡吧,寐罗。”他轻拍着他的背,充满宠溺。寐罗轻微点了下头,闭上眼睛陷入沉沉睡梦之中。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9.09(18:54)|【NM】變形記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