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NM】年少輕狂
> 【NM】年少轻狂 22
他睁开眼睛时尼亚还在睡着。他已经习惯了天不亮就起床,但今天早上他感觉实在太过疲倦。累得肌肉僵硬胳膊酸痛,不想动一动。他躺在那里,目光迟疑地掠过整个仍然沉浸在光线昏暗的房间——这是他来到巴黎后换过的第四个住所。比最早之前的那个要好得多了。那个房间里除了一张床,一张桌子和一把椅子几乎什么都没有。还有一个杂乱无章的小院。 显然,他现在的日子比那时要好过得多了。
他的画能够卖出让他之前难以想象的价钱——虽然他本身并不在乎钱或者地位之类的,可显然钱有钱的好处,能够让他免于挨饿受苦并且让他无需再接受尼亚救济般的二百法郎。他知道尼亚对他很好,在他困难的时候帮助他,给他需要的一切,给他鼓励和温暖,然后又给他宝贵的爱。可他想要的始终不会是这些。尼亚是否真的能够明白他想要的是什么?是否能够理解他——给他足够的耐心和容忍,会不计回报般地爱他。他不能肯定,他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不求回报的爱。当然,并非他不屑于回报尼亚什么,他也喜欢和尼亚在一起,尼亚吸引着他,让他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除了绘画之外能够带给他快乐的东西。可他却始终没法分清到底尼亚和画画哪个更重要。当他和尼亚在一起越久,他就会在心里越加地不安。他总是恐惧尼亚是否会因为他整天到晚专心于他的绘画而产生不满,他会内疚,可他还是没办法放弃任何画画的时间去和尼亚说话或是做些其他什么——他只想画画。除此之外他不想做任何事。或许时间久了,尼亚就会感到厌倦,终有一天会离开他。他几乎能够肯定这样的结局。这并没什么难以想象的——事实就是这样。有时候他觉得自己已经残废,除了画画,他没有心情做任何事。所有的一切。他就像走火入魔一般,心里只有那些色彩的存在。一心只想画出更出色的画,用出每一种色彩最为狂放和独特的味道,让那些拥有着生命的颜料在他的画面上燃烧。当他闭上眼睛想象着它们闪耀出灼热的光彩,散发让人窒息的生命味道,他能够清楚地感觉到内心深处层层翻涌的激情。他渴望能够将他所能梦想的一切用画面描述出来,让所有人知道他内心里和头脑里那个狂热而美丽的世界。他希望所有人能够懂得他。懂得他和他的画。……而尼亚呢?他在心里问着自己,而他把尼亚放在什么位置??
……他不知道该如何摆正尼亚的位置——这永远是比该用那种颜色来表现他头脑里的想法更为困难的问题。太困难了。他几乎不认为自己能够理清这个问题的头绪。但是他能够感觉到,在他画画的时候,仿佛尼亚和他之间相隔着十万光年那样遥远的距离。
可一旦他停止画画,收拾,吃东西,发呆,或者只是休息一下他的眼睛和神经,他就会忍不住开始想念尼亚——在他在海边的那一个月几乎每天都是这样。当他稍微休息片刻时,尼亚的身影就会悄然进入他的脑海,让他无法驱他出去。在每晚闭上眼睛之前,尼亚也总会在他意识里停留那么一会儿。不久,却足够伴着他倦倦地沉入睡梦。让他一直酣眠。
如果在他感到乏累的时候能有尼亚陪在他身边,那好过任何一切给他的安慰。
他不知道自己还能这么坚持下去多久。他想要离开巴黎,尼亚却只有一小段时间陪他。他知道那是需要尼亚牺牲某些东西才能空出的部分时间——可那远远不够他想要的。他想要许许多多时间,足够他游遍他想要去的地方,足够他找到属于自己的东西。荷兰,意大利,奥地利,有着艺术氛围的整个欧洲——以及有着最为明亮的阳光的非洲。终生放逐。他知道那些是他真正渴望的生活。要是尼亚无法陪他寻找那些,他是否该去自己寻找呢??
身边的男人稍稍移动了下身体,他转过头,继而看到尼亚睁开了眼睛。
“……寐罗?”尼亚哑着喉咙念了一声他的名字,抬手揉了揉酸涩的眼睛,让视线能够清楚一点——然后他再次将目光移回到寐罗脸上,小心审视着那个人的表情。“睡得好吗?”
“还好。”寐罗回答,看着他。
“还在生气?”尼亚不安地问他,手指落在他的发丝上轻缓抚摸着。“昨晚……”
“我很抱歉。”他很快地说,“跟你叫喊那些任性的话。我知道我不该……”
尼亚俯过来在他额头上轻轻印了一吻。“没关系,”尼亚温和地说到,“那不是你的错。”
“是我的错。”他说,声音里带着些许烦躁不安,“我知道,你那时候很伤心。”
“你只是太累了而已,”尼亚安慰他到,“休息几天,然后你就会觉得好多了。你总是让自己的精神太过紧张,注意力过度集中,甚至没法让自己放松丝毫。这样下去对你是没有什么好处的,寐罗。听我的话,这几天别再逼迫自己画画了——去做点其他的事,好吗?”
他沉默了许久,然后点了下头。“好,”他低声说,“我知道了。”
“那就起床吧,”尼亚似乎松了口气,换上了微笑的口吻,“我们去一起弄点早餐。”
他点头,翻身坐起来抓了两把乱糟糟的头发,然后捡起地板上的衣服。他感觉到尼亚跟着一起坐起来,而后从后面伸出手臂拥着他的腰部——这个充满爱意的动作让他觉得温暖,当尼亚的嘴唇轻柔地扫过他的脸颊落在他的鼻尖上,他终于忍不住让自己露出一抹微笑。他的眼睛紧盯着近在咫尺的那双淡灰色瞳孔,那里面充盈着让他无法拒绝的温柔宠溺的情感。他内心里那些在尼亚醒来之前的混乱想法忽然间全都轻轻消散开——在那双温和的眼睛的凝视之下,那些孤独感以及随之而来的荒凉感仿佛蒸发了。当他们结束早上第一个意味着和解的亲吻时,他们相互将脸颊紧贴着彼此磨蹭了好一阵,像两个彼此依赖的孩子。
“起床吧,艺术家,”尼亚轻咬着他的耳朵,“我们去吃点东西。”
他听话地点头,然后和尼亚比赛般地争先恐后爬起来去找自己的衣服穿。年轻而快乐的笑声很快将房子里所有的阴霾一扫而空,他们愉快地抢着跑去洗漱间刷牙,一边从镜子里用眼神嘲弄着对方衣衫不整的狼狈相一边传递着浓浓的甜蜜情意。刷牙水就像蜂蜜一样甜。
早餐桌上,他们一边谈话一边交换着手里的盐,胡椒和白脱。
在尼亚的强迫下,寐罗不得不在面包里多放一片火腿,并且拿了一只鸡蛋。浓浓的咖啡香气萦绕在透进来的阳光之间,蒸腾出好闻的味道。面对面吃早餐是一件幸福的事。寐罗在心里暗自想着,就像某种崭新的生活在他面前展开——他爱这种感觉。并且当他抬起头就能撞上尼亚从未离开过他的视线时,他更觉如此。他大口咬了口三明治,用力咀嚼起来。
“你在想什么?”尼亚好奇地问到,“它的味道很好吗?”
寐罗点头,朝尼亚神秘地笑了一会儿才慢吞吞地开口,“我心里有个想法。”他说,一边故弄玄虚地朝尼亚眨了下眼睛——就像那有多了得似的。那不过是他突然冒出的想法罢了。
“是什么?”尼亚果然被他的表情吸引了,“什么想法??”
他闷声笑了好一阵,才拖着懒洋洋的声音说到,“要是以后每天都能面对着你吃早餐,大概我就是被上帝最眷顾的人了。”他说完,带着某种愚弄了对方的得意哈哈大笑起来,他一点不觉得这个答案有多神秘——他只是突然很爱尼亚将咖啡放在他手边时的那种感觉。可他笑了好一会儿都没有听到任何回应,他不由得止住笑声,微微不安地耸了下肩,看着对面那个始终一言不发望着他的男人。“怎……怎么了?”他问到,“……觉得被欺骗了??”
“……不,”尼亚略微顿了几秒,说到,“我以为上帝听到我的祈祷了。”
这回轮到他愣住了。“什么?”他问,有点摸不到头脑。“什么祈祷?”
“每天能够面对你吃早餐,”尼亚微笑着凝视他的眼睛,“在你说出之前,我刚祈祷过。”
“呃……”他不免有点脸红,紧低头喝了一大口咖啡,却因为喝得太急而被猛地呛了出来。他狼狈地咳嗽个不停,一边看着尼亚笑着伸手过来轻拍着他的背部——真够丢人的。“你故意的,”他边咳着边说,“你故意说那种好听的话给我听。甜言蜜语是你们的专长。”
“我倒是很高兴能听到这个,”尼亚说到,“我以为我不会他们那套来着。”
寐罗咳得更厉害了。“咳,咳——混蛋。”他低声诅咒,却忍不住唇边的笑意。要是尼亚只对他才拥有这种专长,他又有什么不满意的呢?上帝已经非常眷顾他了。“好啦,吃你的早餐,”他故作不耐烦地说,一边狠瞪一眼那个满脸幸福的男人,“你的咖啡要凉了。”
“嗯,好的。你在关心我还是我的咖啡?”尼亚笑着伸回手端起自己的咖啡抿了一口,在寐罗表情尴尬地大喊出来之前紧接着开口,“我有个想法,寐罗。你想要听听吗?”
“你这……”他硬生生咽下后面坏脾气的责骂,“好吧,那是什么?”
“我想要开个画廊,”尼亚说到,“专门用来放你的作品——我没有其他意思,只是想要让所有人能够在那里感觉到阳光的存在。你明白吗?……不是那种虚荣的耀举动,也不是为了谋求名利或者金钱一类的东西,我希望他们能够在那个地方——那个只属于你的地方,看到你的作品,感受你的思想,不管他们是否能够最终明白你想要表达的东西,总有一天,他们会意识到那是整个法国拥有最多明亮阳光的画廊。那是你的画廊,或者我们的。好吗?”他看着他,脸上充满了向往之情,“我们需要一个地方,一个洒满阳光的私属之地。”
寐罗好一会儿才眨了下眼睛,“真……真的??”他结结巴巴地说,因为太突然太惊讶而一时没能完全反应过来尼亚在说什么,当他终于明白了尼亚的意思,他几乎要开心地大跳起来——他已经跳起来了,他猛地站直身体朝向尼亚,表情激动声音发抖,“你是说我要有自己的画廊吗?是吗?是吗??……那很好。那真的太好了——我是说我很期待,真的。我真的很希望那样可……可那会很昂贵,我知道——我恐怕没法一下子弄来那么多钱……”
“可你已经有不少钱了,”尼亚连忙说到,“我们两个人一起出钱,怎么样?你出一半,我出一半——不多不少,刚够把它办起来。只要你愿意把你现在赚的钱一股脑全都扔进去,我们就会有一个不错的画廊。我说真的。我有个画商朋友打算去意大利,他正准备低价盘掉他那爿画廊,要是你同意的话我就去跟他谈谈,我保证能够以非常合适的价格拿到它……”
“为什么不?”寐罗欣喜若狂地大叫,“为什么不??上帝——没有比这更好的事了!我当然要开画廊,我当然愿意把我的钱全都扔进去——就算再多也没关系!我当然想要拥有那么一个地方来让所有人看到最明亮的阳光,让他们体会我的色彩和我的感觉……这太让我兴奋了。我们真的会有那个画廊吗?然后在那里放上我所有的作品??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尼亚微笑着答,“只要你愿意,我下午就去找我那个朋友,怎么样?”
寐罗使劲点头,“当然!当然!”他一叠声地叫嚷到,“你现在去就更好!”然后俯身堵住尼亚的嘴唇,发狂般地吻他,“这太好了,”他边吻他边笑个不停,“我爱你,我爱你,尼亚。”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10.14(23:38)|【NM】年少輕狂コメント(1)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有潦倒天堂的感觉
From: Joyotsuka * 2009.07.23 22:23 * URL * [Edit] *  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