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NM】年少輕狂
> 【NM】年少轻狂 23
寐罗有了自己的画廊。这几乎是他梦寐以求的事情,他自然喜悦万分,甚至牺牲掉画画时间亲手装饰这个属于他的艺术角落。一连两三周的时间,他差不多都睡在里面。 画廊装饰得极富洛可可风格,色彩明快,情调甜美。天花板和每个转角的墙面用C型弧面连接,墙面漆成粉红,玫瑰红和淡紫罗兰的浅色调,漩涡形金色的曲线线脚更加衬出颜色的娇嫩。插在花瓶里的大束蓝紫,雪白,金黄和银灰的鸢尾花如翩翩起舞的蝴蝶,徜徉于画廊阳光明媚的角落。明亮的玻璃窗被精心描绘上色彩斑斓的图案,将透入的阳光化解为五颜六色的光线,就像阳光天生便如此丰富多彩,巧妙地融会了装饰和绘画的界限。他的作品被尼亚花高价全部镶上精致框架,挂在装饰着树叶和贝壳的墙壁之上,纤巧而优雅。当尼亚站在被重新装饰一新的画廊里看着出自寐罗之手的成果,他几乎认为寐罗是个天生的装饰艺术家——他将丰富而抽象的装饰风格运用得如此娴熟精妙,柔媚细腻,却又不乏天真烂漫。
“看,”寐罗得意地伸开手臂向他展示,“它看起来是不是法国最棒的画廊?”
“……我想是的,”尼亚惊讶地感叹着,“我不知道你居然这样擅长室内装饰。”
寐罗笑笑,放下手臂朝他走了过来,“这并没什么难的,”他说,一边疲倦地打了个哈欠抓抓有点四处乱翘的头发,“我只是在头脑里大致勾勒出一个我喜欢的框架,然后注意细节。就是这样。至于它的风格如何,我猜这是我内心里对于色彩的理解和运用。再简单不过了。”
“这真的很了不起,”尼亚在画廊里四处走动着,他的眼睛仿佛完全不够用,明亮色彩不断冲击着他的视觉给他带来种种心情愉悦的感受,“你很擅长发挥洛可可风格的长处。”
“追求视觉华丽和舒适实用,”寐罗摇摇头,“可我没考虑过那些,在整个过程中我只是想让它给人带来某种明亮而愉快的感觉——要说实用,那边有块拐角处的空当还没用到。”
“那就放一张四角桌和几把椅子,可以坐下来喝下午茶。”尼亚建议。
于是寐罗在那里放了套古色古香的藤木桌椅,铺上一小块波斯地毯。
画廊开张的那天寐罗一早就带着他的画具重新跑到远处去进行他停下一段时间的绘画。尼亚只好代替那个画廊主招待前来捧场的宾客。不过这似乎并不是什么坏事。当他客气有礼地端着香槟辗转盘旋于那些上层贵族之间,他知道寐罗逃开这一幕是个正确的选择。那个人不会喜欢与他们之间的交际——所以相对而言,这些面子工作还是交给他来做刚好。

对于寐罗来说这一切仿佛一个新的开始。
他有了自己的画廊,有人帮他打理那些烦琐事务,他不必有任何顾虑,只管一心画他的画就够了。并且他有了比之前更为丰厚的定期收入——他的画卖的并不很快,但总能以非常高的价格脱手。这些足够他的日常开支,购买更多的绘画工具,以及养活他自己。
一切都显得绰绰有余,甚至完美得不真实。
他拥有的太多了。而这些都是他之前不曾想象过能够拥有的。可以自由绘画,属于他的画廊,成功的喜悦,以及尼亚给他的甜美爱情。他们常常利用周末结伴出游,尼亚亲自开车和他一起,沿着巴黎街道一直行驶到乡间或是山麓脚下,当他确定找到想要画画的地方时,就停下来让他在那里画上半天或一个整天。这些暂时平息下了寐罗想要到其他地方去的强烈念头,他依然能够在巴黎近郊找到他想要将其落于纸上的地方,他的用色依然明烈而鲜艳,他依然用着他习惯的笔法和思考方式,这些仿佛成了某种固定模式,他被框在了那里。他的风格没有什么改变,但也没有再取得更大的突破。他用了不少时间来发觉自己似乎已经陷入创作的瓶颈之中。而那时候他已经被这种近乎空虚的困扰折磨了很久很久。
他画不出更好的画了。不管他用什么结构技巧来阐述他的思想,用什么色彩来表达他的情绪,用什么笔触来描绘他的感受——他也没法再取得一丝一毫的进步。他不明白是为什么,整日挥霍颜色成了某种类似于打发时间的无聊事,他苦恼着,困惑着,却又无奈和矛盾着。他经常画到一半便将画笔怒气冲冲地摔向画布——然后想要开始破口大骂。想要奋力破坏。
他想要和尼亚说说他的画,哪怕是听取一下那个人的看法也好,但尼亚却不再有空闲和他谈论这些问题——那时候刚好是尼亚最为繁忙的季节。九月下旬,他必须整日耽在他的办公室和会客室里处理一大堆的事务。庄园生产各种档次的葡萄酒,每一年的这个季节都要雇佣大量的农工,因为葡萄园中大部分工作都要人工进行,特别是采摘来酿制顶级红酒的西万尼葡萄,需要经过严格的挑选。他要雇请最好的酿酒师,要和来自全国各地的酒商商定交易量和价格,推荐给他们所需的各种不同品种,并亲自陪伴他们在庄园内参观采摘和酿制的过程,展示酒窖的珍贵储藏。此外,一年一度的布鲁塞尔酒品博览会也是他不能忽视的事情。他要亲自品尝和试酒,整日都被酒中的烟熏味、香草、樱桃以及酒里混融的各种香料、咖啡和巧克力味道充斥口腔,充分感受着酒中的酸甜苦辣交织在一起的复杂味道,色彩清透,口感柔和,质感醇厚,各方面都均衡得无可挑剔的酒品才能送去参赛,如果获得奖项就能够为他的庄园赢取更响亮的名声和品牌,同时也意味着更大量的订单和利润额度。他要花很多精力和心思放在这些之上,同时也要和其他庄园主之间相互协商议定取得各方同意的条条框框的规则,避免商业上的利益冲突为他们带来不必要的损失。这样那样大大小小的杂事让他不得空闲,他终日忙得焦头烂额不可开交,不得不将寐罗和寐罗的画廊暂时搁置一旁。
当尼亚因为工作而稍稍冷落了他的艺术家时,他并未意识到他的举动让寐罗感到不满。他不知道寐罗整晚都在画室里对着逐渐冷却下去的灵感而苦恼着,更不知道寐罗再一次被他惯常发作的敏感攫住了情绪,时时刻刻处在一触即发的边缘,除了跑到外面去发狂地画画,几乎找不到任何可以改变这种状况的方式。而创作上的束缚让寐罗愈加地烦躁不堪。
他的坏脾气在这个时候重新开始耀武扬威。
而尼亚的迟迟没能露面让他更加变本加厉。
某个周末的午后,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取消了原订的会客计划,而尼亚刚好用这个机会跑到寐罗那里,那时候他们已经整整二十几天都没有见面。尼亚猜测寐罗一定气得要命——所以他带了个对于那个人来说不错的消息来。他准备让寐罗为他庄园里的葡萄酒绘制酒标。对于经营着葡萄庄园的商人们来说,酒标被视为酒庄甚至家族的荣耀。他们在每一款酒标的设计上所倾注的心血不亚于种植葡萄和酿酒,甚至不惜花大笔金钱来邀请最好的著名画家,艺术家或雕塑家来为他们的产品设计酒标。但同时,一个成功的酒标自然也是推广其绘制者名声的最为有力的作品。他相信寐罗具备这个能力,他更希望能够以此让寐罗获得成功。
然而当他推开房门却立刻呆在了那里。触目所及是一片狼藉的画室,涂抹得混乱一片的画布被扔得遍地都是,颜料,画笔,裁纸刀乱糟糟地散落在地板上,墙壁被一些发狂而无理智的色彩斑斑驳驳填满,玻璃花瓶的碎片在桌下铺陈一片,并且,房间安静异常。
他完全不明所以地站在门口看着这个混乱不堪的画室,这里的一切让他震惊。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继而尼亚才愕然发觉他这些日子似乎对寐罗过于不够关心。他慌慌张张地跑到卧室推开门,意料之中,里面没有半个人影。他急忙折身返出,大声叫喊了几遍寐罗的名字,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后他便急匆匆地跑出房子钻进车里,亲自开车去四处寻找寐罗。
整整一个下午他都花费在巴黎大大小小的街道上,一直找到郊外很远的乡间。
被大雨浇得泥泞的路开起来极其费力,他边四处环顾边小心翼翼地开车,不时停下来去询问一声路边那些屋舍的主人是否看到一个金发的年轻人背着画具从这里走过,然后再根据他们给他指点的方向一路寻找下去。他难以相信寐罗居然会走出这么远的距离,同时他内心更加焦灼万分。他不知道寐罗到底是怎么了。他只希望能够快点找到那个人的身影。
终于,尼亚在一片朦胧雨雾中看到了寐罗的身影。
那个时候已经临近夜晚,而阴沉沉的天空让接近黄昏的时刻看起来与深夜无异。他看到寐罗正表情呆滞地坐在一片田埂旁边的木桩上,手里紧紧攥着他的背包,让它拖在泥地里,劈头盖脸的大雨他却浑然不觉,只是独自坐在那里对着耕成千万条田畦的山谷发呆,视线仿佛集中在某个无限遥远的一点上。他的背后是连绵群山和起伏不断的丘陵。
当尼亚看到那个人正独自坐在那片灰蒙蒙的天地之间望着远处,脸上的表情难以辨别,他几乎吓得当场惊叫起来。某些不祥的念头瞬间闪过他已经乱成一团的脑海,他惊恐万分,迅速推开车门跳下车,踩着泥泞湿滑的土路朝那个身影拔腿狂奔过去。他不知道寐罗是不是被画画搞得精疲力竭身心交瘁,他快要吓晕了。他从没见寐罗这样过。他用最快的速度跑到寐罗身边双手拢住那张冰冷的脸孔抬起来,“寐罗,寐罗,”他焦灼而惶恐地叫喊他的名字,一边不断用手指蹭去那张脸上斑驳的雨水,即使那根本无济于事。“寐罗,上帝啊,你到底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寐罗,看着我寐罗!是我,是我啊,寐罗,你怎么了……”
寐罗的目光僵硬而迟缓地移到他的脸上,“……尼亚?”他的喉咙沙哑,破碎不堪。
“是我,是我,寐罗。……天哪,你到底是怎么了,你……”尼亚急忙脱下身上的外套给寐罗披在已经湿透的身上然后把那个男人紧紧搂在怀里,“告诉我,告诉我出了什么事?告诉我你为什么这样??……上帝啊,寐罗。你到底坐在这里多久了??……我们得回去,你会生病的。……天哪,你已经在发烧了!你这个任性的家伙!”他说着拿过他手里的背包紧紧揽着他的肩膀扶着他朝路边走,寐罗在他怀里挪着步子,两腿僵硬得几乎无法移动。他又心疼又焦急地拉着他,最后干脆将包背在肩上然后弯腰打横抱起寐罗朝他的车跑了回去。
他拉开车门,将寐罗放在后面的车座上,刚要回到驾驶席又有些不放心,于是关紧车门陪着寐罗坐在后面,掏出一块干净的方巾将寐罗脸上的雨水擦干净,他希望能有些干的衣服或者毯子就好了——可他万万没想到会遇到这样的场景。他心疼得要命,一个劲地抱着寐罗把他用力搂进怀里温暖对方冷冰冰的胸口,可不管他问些什么寐罗都不肯说话,偶尔缓慢地眨一下眼睛,而那让他更加焦灼。他控制不住地抱着寐罗哭了起来,拼命吻着那人的脸颊,告诉他自己在这里陪着他,安抚着他的情绪,温暖着他的身体。直到寐罗终于动了动,埋头在他怀里哽咽了一声,突然像个孩子一样声嘶力竭地放声大哭起来,抓住他的衣领声音嘶哑地尖叫着问他为什么不去找他,他懊悔万分却又辩解不出,只好拼命地朝寐罗道歉。寐罗却听也不听他的,张牙舞爪地推开他想要下车,嘶喊着他不想再在这里待下去一分一秒。这里一切的一切都让他感到空乏。除了空乏还是空乏,甚至把他的灵感也全都毫不留情地夺走。他用尽全力才把寐罗拉回来。而后他惊恐地发现寐罗的表情已经被某些东西割得支离破碎。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10.14(23:37)|【NM】年少輕狂コメント(1)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姐姐是不是学画的啊…之前那么多复杂的技巧不可能轻易写的出来吧?这章的颜色描写得很漂亮!!
From: Joyotsuka * 2009.07.23 22:47 * URL * [Edit] *  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