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スポンサー広告
> 【NM】年少轻狂 25> 因為愛II【NM】年少輕狂
> 【NM】年少轻狂 25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TOP↑
寐罗醒来之后便立刻想要回到自己的住所。尼亚刚好正在和几名商人谈话,于是他没有打招呼便偷偷离开了。他独自走在回去的路上,一路都在想着他到底想要干什么,他到底又想要得到什么之类的问题。这些问题搞得他头再次涨痛起来,他只能暂时强压下那些想法。 他走了大约有二十分钟左右,忽然听到身后传来的鸣笛声。
寐罗迟疑了一下,转过头却看到尼亚的车。他愣愣地站在那里,看着车子缓缓靠拢上来停在他的身边,继而车门被推开,“先生叫我送你回去,”瓦伦礼貌地说,“上车吧,寐罗。”
“不……不用了,”寐罗连忙摇头,“我自己能行。”
“要是没有完成他交给的任务,他一定会生气的。”瓦伦笑了笑,“别让我为难好吗?”
寐罗踌躇片刻,只能选择上车——毕竟瓦伦只是尼亚身边的司机而已,他让他这么回去也不好交待。于是寐罗爬上去将自己的背包丢在后面,随手关上车门。“谢谢。”他低声说。
瓦伦开着车,朝着他住所的方向。“你好点没有?”他问到。
“好多了,”寐罗疲倦地叹了口气,仰头靠在车座上。“你能不能先送我去画具店?”
“好的,当然。”瓦伦答应到。继而他转过头看了一眼寐罗,似乎颇为不解地摇摇头,叹了口气。“为什么你不让自己放松一点呢?”他问,“你总是给自己上满弦,不肯放松。可原本一切都很简单的。有这么好的条件,稍稍放松一些也是未尝不可的事呀。”
“……条件?”寐罗睁开一只眼睛,“什么好的条件?”
瓦伦却耸了下肩膀。“我不该说多余的话。”他说。
当然,他的话只能起到反作用。寐罗立刻睁开另一只眼睛靠近了些看着他,“怎么会,”他说,表情颇为不满的——他不知道自己和瓦伦之间该算什么关系。朋友?或许吧。“什么多余的话,我们明明是差不多的嘛。至少你还是在大家族里工作呢,而我什么都不是。”
“怎么可能?”瓦伦抿起嘴角微笑着,“你比我高贵得多了。尼亚先生那么喜欢你。”
“尼亚……”寐罗有点别扭地顿了顿,哼了一声,“他当他的贵族,我不过是个穷画家而已,有什么高贵可言——你不要觉得我卖了几幅画就有多不得了,我知道那什么都不算。”
“只要有尼亚先生在,想要卖多少画都不是困难的事。”瓦伦看了他一眼,“我只是觉得你没有必要将自己的神经总是绷得那么紧。你看,你总是给自己加压力,仿佛不肯停似的。你为什么总是要逼迫自己呢?尼亚先生自然会帮你把事办到最好,即使你不做什么也……”
“他是他,我是我,”寐罗立刻撇清立场,“你不要把我们混为一谈。”
瓦伦似乎很是无奈地撇撇嘴,“难道你们不是一回事吗?”
“……什么意思?”寐罗稍稍有些紧张地问,“什么一回事?”
瓦伦反而困惑起来。“你们不是恋人吗?”他说,“有错吗?”
寐罗有点尴尬,但还是没有否认,“我不觉得这和画画有什么关系,”他强调,“我不是说这个一回事——我只是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认为我们是一回事。……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瓦伦点点头,“是的。当然明白。……不过这有什么区别吗?”他更加不解地看着寐罗,“尼亚先生非常爱你,所以他会愿意帮你做一切的事——你看,他推荐你的画到沙龙,他出钱帮你开画廊,甚至经常为你去应付那些场面上的麻烦事。依我看,即使你不必这样尽心竭力地画画也会得到想要的一切。名声啦,地位啦,钱啦……只要尼亚先生出头,还有什么是困难的呢??”他笑笑,有条不紊地将车子拐弯朝画具店驶去,“要是我的话,我会放松点,当然不是说完全不努力——我知道你很爱绘画,我只是觉得你没必要那么卖命而已。”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寐罗的喉咙有点发干,“为什么我不明白你的话??”
“哪里不明白?”瓦伦问到,“我觉得我说得很清楚啊。”
“或许没什么不清楚,只是你给我一种——一种很糟糕的感觉,”寐罗费力地咽了一下,声音干涩地开口,“你让我觉得我现在取得的一切好像都是他帮我争取来的——可事情不是这样。那全是我自己的努力换来的。你明白吗??……就算他推荐我的画去沙龙,可要得到那些评审员们的认可,最重要的的不是作品本身吗?他出钱帮我开了画廊,可那明明是我们两人一起出的钱办的它。至于他帮我应付场面上的事,我想是我根本做不来那些所以……”
“那还是因为尼亚先生爱你,所以才愿意为你做这些,”瓦伦坚持自己的观点,“凡事他都依着你,乐意为你做任何的事,那么为什么你不给自己减轻些压力呢?你想要的都会有。”
“你根本不明白我的意思!”寐罗突然生气了,“我不想跟你讨论什么爱情的问题——我认为我们在说关于我的事。我不觉得那和爱情有什么关系。……当然了,爱也是存在的。可问题的重点不在于这个。就算尼亚不爱我,只要他愿意赏识我的作品,他还是会推荐我的。他还是会资助我。就像当初那样——他让我能够有钱去买颜料坚持画画,那和爱情无关。”
“他要是不爱你,或许他只会坚持一辈子给你每月的二百法郎,”瓦伦也有点生气了,似乎在为他的主人感到不平。“不明白事理的是你。你甚至不懂得尼亚先生做那些全都是因为他爱你。否则他有什么必要去跟那些让他看到就头痛的人去交往?去举荐你的作品??你以为那是你的作品优秀——可你觉得那些二三流画家的鉴赏能力又怎么样?那个画廊花了尼亚先生多少钱你根本不知道。画廊开张的那一天你却连面都不肯露,把一切交际应付的事交给尼亚先生一个人去做。或许你不知道他有多讨厌和那些人虚与委蛇——不过总之他为你还是心甘情愿地去做了。连半点怨言也没有。而在他付出那么多之后,不管是钱还是心血,到你这里你却矢口否认那和爱情有关!这不是爱情又是什么??要是他这么去好心帮助巴黎街头每一个穷困潦倒的艺术家,尼亚先生早就倾家荡产了——有几个庄园也不够他开支的!”
“你觉得我现在得来的一切全都是拜尼亚所赐?!”寐罗顿时神情大怒,“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当然,我知道我的确借助了他点力,但不是全部!难道你认为我的画在这个过程当中并不起任何作用??……你在开玩笑吗,瓦伦?要是我是个只会画垃圾画的白痴,只要他足够爱我的话,是不是他就一样能够拿着去推荐给那些人然后让我声名鹊起??”
“那有什么困难吗?”瓦伦同样不甘示弱地看着他,“只要有钱,有身份,有地位,又有什么不是可能的??他现在整颗心里都是你,要是为了能让你出名,就算让他倾家荡产他也会的。给你钱,给你画廊,给你赞美,给你名声,给你成功。要是没有尼亚,你认为你的画会那么受欢迎吗??……好吧,其实我不想跟你吵架,要是尼亚先生知道一定会责怪我。因为他爱的是你不是我。我只是想要让你明白你这么对待尼亚先生是不对的。你生病了,他没法在你的房子里照顾你又不能安心工作,就把你接到这里来。要是他知道你一直在把你们之间分得这么清清楚楚——你对他的感情连他给你的一半都不到,他一定会伤心的。”
“你有什么权力在这里评头论足我们的爱情?!”寐罗真正地火大起来,“另外,我告诉你——爱情与作品的好坏完全无关。你懂吗?那根本是两回事!为什么你给我的感觉就像我完全只是在靠他的钱得来这些??……我不想靠他的钱,要是那样的话我宁可不要他帮我。我的确很穷,但我还没穷到要无耻地让他去拿大笔的钱和身份去强迫别人接受我的画——用这种可耻的方式让我出名。那样得来的名声我半点也不想要。那对我而言根本没有意义。”
“那么你就继续过你的穷日子去吧,”瓦伦气冲冲地说,“为什么尼亚先生必须要为你做这些然后连半点回报都得不到??你甚至连一点点感激的心情都没有!”
“停,停下!”寐罗大吼到,“现在我要搞明白一件事——我的作品到底是什么的问题!”
“那我就只能告诉你那什么都不是,”瓦伦踩下刹车瞪了他一眼,“要是你觉得不服气,你就去街上随便抓个人问问他是不是知道你——要是他刚好知道你你就问他你的画怎么样,他一定会跟你说那是个了不起的印象主义画家之类的,说得你头晕。可你想要再问些什么他就没法深入地说了。因为尼亚先生说得也只有那么多而已。当然了,要是你搬出尼亚先生的名字他们一定会兴奋地抓着你说那画家真的非常了不起——可他们就是说不清哪里了不起,因为他们根本不懂你的画!”他推开车门让寐罗顺利地下去,“你去问吧。你这无情的人。”
“你给我住口!”寐罗回头朝他怒吼,“你这个混蛋!”
“你才是混蛋!”瓦伦朝他大骂,“你连爱情都不懂!”
寐罗的身影早已消失在人群之中了。他朝着那个方向瞪了好一阵才关上车门,一个人坐在车里生气——过了好一会儿,瓦伦才害怕起来。要是尼亚先生知道他把寐罗骂跑了,一定会跟他大发雷霆。虽然他没见过尼亚先生发火但……他紧张地探出头看了看外面,当然已经找不到寐罗的半个影子。于是瓦伦开始真的惴惴不安起来。上帝啊,上帝啊。他在心里惶恐不安地祈祷着,要是因为这些而引起大麻烦的话,他就死定了。可他知道他一定惹麻烦了。他差不多跟他的主人一样清楚那个人的脾气。他知道他刚才那番话一定会引起轩然大波——而现在他觉得他该回去收拾东西准备滚蛋。……瓦伦长叹一声,表情痛苦地掉转车头回去。
而另一边,寐罗则气冲冲地跑在回去画廊的路上。
瓦伦那个该死的混蛋。他想着,那混蛋一定搞混了什么。或者那混蛋根本什么都不懂。他大步冲进他的画廊,让里面一些正在欣赏的人纷纷转过头颇为怪异地看着这个风风火火的年轻人。他对他们的目光视而不见,大步走到他那些画作前一幅幅看过去,突然转过头望着旁边一对正在对着某幅作品轻声议论的高贵夫妇说到,“您明白这幅画的意思吗?”
他突兀的问话让对方同时一愣。男人和女人面面相觑,继而一起望向他。
“我想它很美丽,”女人开口,“我们打算挂在我们宝贝的卧室里。”
“……美丽?”寐罗挑了下眉毛,点点头,“好吧,你们的宝贝多大?”
女人脸上顿时浮现出喜悦的光彩,“刚刚满月,”她说,“是个可爱的小家伙。”
“你拿这样的画给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婴儿看?”寐罗忍不住大叫,“这很有趣吗?你们这群有钱人就是这么洒钞票的吗??……你们为什么不去商店买个动物图案什么的?!”
“哦,小伙子,你怎么这么没眼光,”男人开口说到,“现在这位画家的作品是最为上流阶层喜爱的——有品位的人都会选择他的画来装饰房间,这就像身份或者地位一样重要。当然了,或许你不在意这些,”他表情傲慢地将他上下打量一番,“看起来你根本不懂得画。”
“你的意思是你懂??”寐罗沉着脸说到,“那么你来告诉我这画是什么意思?!”
那对夫妇再次彼此对视一眼,然后男人咳了一声开口,“这是——这是幅,呃……这是——是印象主义,对!印象主义的作品。我想恐怕我还要跟你解释一番印象主义??”
寐罗一把抓紧那人的衣领把他拽到自己面前,“我懂得印象主义的时候,”他咬牙切齿地低吼着,“你还没造出你那了不起的刚满月就看印象主义作品的小宝贝呢!你这蠢货!!”
“你这年轻人怎么能说出这种无理的话……嘿你干什么!”
寐罗毫不客气地将那对白痴夫妇出了他的画廊。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10.14(23:35)|【NM】年少輕狂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