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MN】隱匿
> 【MN】隐匿 16
最终寐罗没有等到尼亚给他回答。“不管你怎么样,我昨晚是喝多了。”他生硬地说到,第一次无法顾及尼亚脸上浮现出的受伤而直言不讳。“其他的解释我没有。”
一直垂着头默不作声的尼亚闻言,猛地抬起眼睛望着寐罗。来不及避开的寐罗对上那道因为他的解释而有些支离破碎的目光,微微有些窒息和揪紧的感觉掠过心脏,他用力强迫自己转过脑袋无视他的失落,“我不想被你牵扯进去那个莫名其妙的圈子里……我不会喜欢男生,就算接过吻也不能代表什么。如果你高兴的话我们以后可以继续做好朋友,就这样。”不等尼亚说些什么,寐罗已经起身离开他的房间。没有丝毫犹豫地。
尼亚静默了一会儿,没有徒劳地去追寻寐罗的身影。他拾捡着地板上那些散落的巧克力小心翼翼地放进找到的盒子里,非常认真地,似乎此刻在这个世界上这是最重要的事情。或许曾经设想过一切会是这样,早该有心理准备……可他还是忍不住感到眼睛发涨。一滴滚烫的东西掉在地板上,然后更多的跟着滑下脸庞接连不断地掉下去,濡湿一片。
他的确是想过要和他一直做朋友的——直到现在也还是这样。如果没有这事发生的话。那么寐罗是拒绝他了,虽然他还没有对他说过喜欢。七年,或许比这还要更久的时间——他没办法用几分钟就心如死灰般地让自己解脱出来。他明白的,当一切都摊在阳光底下,如果寐罗无法接受,他所有的情念就得烧成灰烬随风飘散,一点儿烟尘都不再残存。
『不管你怎么样,我昨晚是喝多了。……我不会喜欢男生,就算接过吻也不能代表什么。』他从来不知道原来言语有这么大的破坏力,短短几句就可以把人的心搅个粉碎。但这也正是寐罗典型的做事风格不是吗……与自己不一样。不一样的。尼亚盖好盒盖,站了起来。
发生了那样的事,让两个人同时都感到尴尬。即便是向来洒脱的寐罗也倍感头痛,索性一周都在逃课里渡过,每天晃到不同的地方去消磨时间,或者干脆就泡在酒吧里。有时候在学校门外等着凯西的时候看到尼亚,寐罗便视而不见地别过脸去装作看不到。
对于这样明显的避之不及的行为,尼亚想也能想到。他试图去找寐罗,可该说些什么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我们继续做朋友吧,寐罗。』……这样说了又有什么用呢。寐罗已经知道自己的心思不是那么单一的话还会继续若无其事地和他继续下去之前那样的亲密友情吗?无论如何有种自欺欺人的讽刺……尼亚黯然地想,难道只有真的不见才好过吗。
一周的时间犹如一年那样漫长。即便只是独自一个,寐罗也不再找尼亚一同去上课或是回家,更不要提跑到他的房间里打发时间和让尼亚帮他那些麻烦透顶的作业。他觉得他们两个似乎需要点各自的时间和空间来冷静一下,尤其是尼亚。
不管怎样,寐罗从来没想过自己成为GAY的可能,他自认为能够接受尼亚这一点已经足够宽容,况且……他只拿他当朋友。虽然他和尼亚之间的确好得胜过任何亲密朋友或是兄弟,但把那种感情叫爱的话他还是没办法接受。事实就是如此。
百无聊赖的周末,他独自躺在房间床上把自己淹没在吵闹宣泄的重金属音乐里时,脑海里不由自主还是会冒出和尼亚之间该怎么办的该死问题。寐罗异常头痛地闭紧眼睛,没心情做任何事情,也不想吃东西。他不耐烦地拒绝了母亲一次次敲门要他下去用餐,直到最后忍无可忍地吼了起来。“我什么都不想吃!让我自己一个人待一会儿不行吗?!”
“可是寐罗,尼亚在外面……”为难的声音透过木板传入寐罗的耳朵。
可想而知这是他此刻最不想见的人。寐罗想也没想便吼到,“我不见他!告诉他我在睡觉!!”门外静默了一会儿,他听到母亲叹息的声音,“好吧,如果你希望我去这么欺骗他。”
寐罗闭紧嘴巴不让自己松口——妈的,他想要来说什么?!反正他不想听。不想听不想听什么都不想听……等他有心情的时候再说吧。他不否认自己在利用尼亚那向来会忍让的性格来纵容自己。总之尼亚又不会跟他翻脸绝交。这种可能几乎为零。
片刻之后,他终于听到母亲离开自己门外的脚步声。心里有些失落,他埋头在枕头里一动不动,直到耳边传出手机的铃声,他接起来,预料之中地听到那边凯西甜美的声音。像是在故意赌气似的,寐罗答应了一个小时后和凯西的约会。在他磨蹭半天才换了衣服下去时,尼亚已经离开了。他看到沙发上那一小箱满满当当的礼物,才想起一直忘在尼亚的房间里没有拿回来,看来尼亚是给他送回这个来的——那么巧克力还在里面吗??……寐罗想要过去翻翻,看到父母怪异的目光又有些讪讪的,便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朝门外走去。
寐罗一直玩到深夜才回来。他抱起箱子回到卧室,然后打开灯,把里面的东西全都唏哩哗啦倒了出来散落一地。他没费多少力气就找到了那只熟悉的盒子——仍然是用金绿色包装纸细心裹好,并且在上面扎了漂亮的金色缎带,搞得就像情人礼品那样精致。
寐罗嚼着口香糖打开它,里面是满满一盒巧克力,此外终于有了一张卡片,卡片上是他最熟悉的字迹,却只有寥寥几个单词——甚至连句子也称不上。
To Mello
From ur friend, Near
嘿……寐罗嚼着口香糖的动作慢了下来,心脏那里仿佛被什么东西狠命地捶了一锤进去,突然间痛的要命。他捏着纸片的手指用力得有些过分,似乎要把那卡片粗暴地团起扔掉一样地眼神乖戾。然而寐罗对着那几个单词看了许久,把卡片随手扔在盒子里,盖上盖子。他把那些礼物全都堆进箱子里——连同那盒巧克力一起,然后推到了墙角。
或许,该给尼亚打个电话?寐罗拿着手机犹豫,是不是自己太过度神经质了。其实想一想他和尼亚之间不可能就这么一直僵持下去的,总要解决掉这种该死的混帐局面……既然尼亚说是朋友,那么他们就还是朋友。像过去那样,不是很好吗?!给尼亚打个电话吧,告诉他『我们还是好朋友』,或者再说些其他什么的,还是干脆跑到咖啡厅去找他??……
寐罗迅速翻身坐起,盯着手里小机器上显示的时间。已经深夜十一点要多,恐怕尼亚已经回家了吧?那么如果在家的话就过去找他。一直被他握在手心的手机微微散发着热度,他深吸了一口气,一边在嘴里喃喃念叨着要尽量说得自然些的句子一边按下最熟悉的号码。
电话通了以后响了几声都没有人接。一时寐罗感到有点诧异,却没有紧张来得厉害。他的心跳随着那边传来的长音而不听使唤地加快,当终于接通时寐罗感到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喂?寐罗?”那把懒洋洋的声音绝对不是尼亚。
寐罗愣了几秒钟才结结巴巴地开口,“尼、尼亚……?不,你是、是谁??”
“嘿,你的记性可真够差劲的,白痴!”那边传来嗤笑的声音,而此刻寐罗终于知道那是谁了。一时他感到有种被愚弄的愤怒,但还是压下怒火不耐烦地喊道,“叫尼亚接电话!”
“尼亚——?尼亚,他不在啊。”玛特笑着说,“他辞职不在这里做了啊。”
“他的手机为什么在你手里!?”寐罗皱紧眉头,然后才意识过来刚刚玛特说了些什么。“他不做了?为什么??……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不会吧……你这几天是飞去外星球了么??连我这个不跟他一个班的家伙都知道尼亚走了啊。”玛特似乎很不以为意地对寐罗冷嘲热讽,“他不是去英国念书了吗??”
“……什么??”寐罗突然觉得心脏猛地一沉。“你说他什么?!”
“我说,拜托,你真的去遨游太空了啊——尼亚今晚的飞机你居然不知道吗?!感觉很不可能啊……你不是应该知道得最清楚吗?!那么你连送机都没送吗??上帝……”
玛特后面喋喋不休的废话寐罗没有听进去多少,他慌慌张张抓起外套朝外面没命地跑了出去,搭上计程车直奔机场,一路上急不可耐地拚命催促着司机加速再加速。然而到那里时显然已经不是一般的晚,偌大的机场安静空旷,除了几个正在打扫的工作人员别无他人。
『飞往英国的航班?两个小时前就起飞了啊。』听到这样的回答,寐罗感到脑袋猛地一空,仿佛所有意识被一下子全部抽走,整个身体里也随之空空荡荡。他呆愣愣地立在那里,根本无心去接受那几双同情或是惋惜的目光,只是瞪着外面已经一片漆的夜幕发呆。
『好像是四年……还是五年??哈哈,没记住。』之前玛特的声音回荡在他耳边,寐罗感到全身无力。他抱紧头缓缓蹲下身体,很久很久无法从这场突然变故中找回意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8.23(11:44)|【MN】隱匿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