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スポンサー広告
> 【M2M/NM】救赎 02> 因為愛II【M2M/NM】救贖
> 【M2M/NM】救赎 02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TOP↑
他们一前一后地走着,突然前面迎面走来一个男人,他目不斜视地朝他们走来,站在两人对面,直直看着玛特的身后。“寐罗。”他低声叫他的名字,灰色眼睛里带着近乎无情的漠然,却隐隐流露出一股强烈的痛惜和沉重感情。玛特茫然。
他回过头,看到寐罗怔怔望着面前的那抹灰色身影,良久没有发出声音。
很长时间的沉默过后,寐罗迈起步子朝那个男人走过去。玛特呆立在原地,看着寐罗走上前靠紧那个银灰色头发男人的胸口,然后他们两个一起转身离开。他不由得急了起来,追上两步大吼到,“寐罗!你不去喝酒了吗??寐罗!!”
可是寐罗充耳不闻地继续朝前走。他们的身影离玛特越来越远,玛特说不出来心里那种慌乱而失落的痛感,他想伸手去抓住他的手臂,像刚刚带他逃走那样带他离开,却无法触及寐罗一丝一毫。回来,寐罗!他心里急切地叫着,可他发不出声音。
然后,寐罗消失了。
玛特猛地睁开眼睛,面前是一片暗的房间。半夜吗,还是凌晨。他呆愣半天,才轻轻呼了口气。又是做梦。他讨厌总是重复地做一个梦,讨厌总是梦到寐罗离开……虽然玛特不讨厌重温和寐罗最初的接触。他抬手轻蹭了下额头,有微微渗出的冷汗。
玛特躺了一会儿,翻身坐起,在暗中摸索着床头的烟和火。他有点痛恨自己在无助时只能求助于这种东西来缓解神经的逃避行为,可这真的很有效。真的。他点燃了烟,狠狠吸进两口,辛辣的味道从喉咙几乎要呛入胃中。玛特试图努力用那股辛辣压下酸楚。
寐罗在旁边睡得很安静,丝毫没有受到他的惊扰——当然,玛特已经习惯了放轻动作。他叼着烟看了眼身边的男人,那张英俊脸孔被乱乱的发丝掩盖住,看不到表情。不过就算能看到表情,也差不多都是一副样子。有点任性,坏脾气和心灰意冷的寐罗。
那个晚上他们的确又换了家酒吧喝酒,一直到凌晨四点。寐罗似乎什么也不想说,只是坐在那里用酒精洗刷胃部,玛特只好沉默。后来寐罗突然开始流泪,他握住杯子的手指狠命发着抖,几乎要捏碎那脆弱的玻璃。我好脏。他哽咽着,翻来覆去地说。我好脏。
玛特半天说不出话,只是瞪着寐罗发呆,连烟从嘴角掉下去都不知道。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只能望着寐罗一个人抽动肩膀坐在那里流泪。他知道他醉了,并且醉得相当厉害。平日的醉意根本不会让寐罗多说一个字,只会越来越沉默。他望着他,半天才勉强伸手过去拍拍他的肩膀,要不要睡一会儿?
别跟我提这个字!!寐罗突然吼了起来,暴怒的神情仿佛要把玛特囫囵吞下般地凶恶。他恶狠狠瞪着玛特,几秒钟后又垮下肩膀,埋头在手臂里抽泣,我他妈的是混蛋。他说。
玛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安慰那个男人了。他索性不再开口,揽住寐罗的肩膀,没事的,没事的。他轻声说,慢慢感觉到缩在厚重外套里剧烈颤抖的肩膀竟然意想不到的瘦削。
后来寐罗安静下来,神情呆滞地凝视眼前某个地方,很久不动一动。玛特怀疑他已经不省人事了,虽然看起来还是一副镇定自若的模样。他抬手在他面前晃了晃,毫无任何反应的样子证实了玛特的猜测,他犹豫着是把寐罗带回公寓还是在这里陪他坐一晚,这时寐罗突然倒下去栽在他肩上,浓烈的酒气围拢过来,混合着烟草味道异常呛鼻。
我想你需要睡一觉。玛特自言自语到,用力拉起寐罗的身体架着他出了酒吧。

寐罗睡了很长时间,直到第二天中午才醒过来。那时玛特正在打电话订外卖,放下话筒后他看到寐罗睡眼惺忪地打量周围陌生的一切,便走过去打个招呼。“嗨,你终于醒了。”
寐罗看到他微微一愣,半天才想起玛特。“……是你。”他说到,表情忽然变得很可怕。他猛地翻身坐起低头看自己,完整无缺的衣服让寐罗稍稍压下叫喊的冲动,玛特急忙解释,“昨天你喝多了,所以我带你回来住一晚——那个,我是在外面睡的!”他强调。
寐罗看着他,隔了很久才低低哦了一声。“抱歉。”他说。
“……我叫了外卖,一会儿一起吃点东西吧?”玛特很识趣地转移话题,然后抬手指指门外,“浴室在那里,你是不是需要洗个澡什么的,我这里有干净衣服。”
“不,不必了。”寐罗连连摇头,翻身下床环视一番,然后走过去抓起一旁的外套便朝门外冲,“我回去了。谢谢你,玛特。真的很感谢……”
“等等!”玛特急忙上前拉住那个男人,微微皱眉看着他,“你就这副样子出去吗?!会不会吓到路人……我说你至少也该好歹整理整理才行吧?!”他的手随便拢了拢寐罗乱糟糟的头发,又拉扯两下他皱巴巴的衣服,让寐罗全身不自在地打了个寒颤。
“对不起。”玛特缩回手,摸着自己的后脑勺。“我只是觉得你——该洗个澡而已……”他指了指自己的眼睛,做个擦拭的动作。“那个,有点红……”
寐罗不由自主地伸手摸了一下自己干涸的脸颊和微微涨痛的眼睛,忽然有些发烫。“我昨晚是不是很丢人?”他不安地问了一句,神情紧张。“我……说什么没有??”
玛特摇头,表情看起来似乎无比坦诚。“没。你只是闷头喝酒,一个字也不说,根本无视我的存在。”他佯做苦笑一声,让寐罗多少松了口气。“完全把我晾在一边了。”
“……呃,抱歉。”寐罗低声说到,低头看着手里外套。“那,以后有机会再喝酒吧。”
“真的不打算吃过午餐再走吗??”玛特的表情似乎很沮丧,“我特意叫了两个人的分量,如果你不帮忙的话恐怕我一个人会相当费劲,我可不想晚上吃中午的剩餐。”
寐罗没有开口,似乎有些迟疑。玛特趁机在他肩膀用力拍了拍,说到,“你的身上都是酒味,去什么地方都不方便吧?!如果不急的话就多待一会儿,好不容易才等到你酒醒过来如果就这么放你走我岂不是太亏了?就算聊聊天也好啊,哈哈……”
寐罗抬起眼睛看着他,神情似乎非常疲倦。“……也好。”他说,松开手指让外套自己溜到地板上,然后在床上坐了下去。“事实上我有点头晕。”
“那么再休息会儿,然后洗个澡吃午餐。”玛特忍不住浮起一丝微笑。

寐罗比预想停留的时间还久一些。他花了很长的时间洗澡,以致玛特不得不把已经有些放冷掉的食物又热了一遍,才见到寐罗出来。那个男人出来时已经把衣服完完整整地穿好,一丝缝隙不留地。只有潮湿的金发和微微发红的皮肤能看出他之前是洗了个澡。
他们两个身材差不多,因此寐罗穿着玛特的T恤和牛仔裤也不差,只是稍微肥了一点。看来寐罗还是比他要瘦一些。玛特朝那个神情完全清醒过来的男人笑着点点头,“真不错。”他说到,来回打量了寐罗几眼。“穿的衣服还是满合身的吧??”
“还好,挺舒服的。”寐罗笑笑,虽然完全不是发自内心的那种笑意,还是让玛特小小地一阵讶然。他觉得寐罗笑起来非常好看——那张帅气的脸孔实在非常适合笑容。
“坐吧,随便吃点东西——别告诉我你还要喝酒。”玛特拉开椅子让寐罗坐下,自己在对面坐下来。“反正都是外卖食品,没什么特别之处,希望你还吃得惯。”
“我吃什么都可以。”寐罗说到,桌上食物散发着诱人的热气和香味,空空如也的腹部立即发出急需补充的信号,在他动手之前,玛特已经给他盘子里放进很多。“我买了不少,多吃些吧。”他一边往自己口中塞一边说到,“我已经饿得不行了——简直能吃下一头牛!”
“我也饿了。”寐罗说着大口大口吃了起来。他的确是饿坏了,大概接连两三天都只靠喝酒过来,连巧克力都没有。寐罗边吃边想,有点不可思议自己是怎么过来的。
两个胃口大开的男人很快把桌上午餐席卷一空,连片菜叶都没剩下,玛特庆幸自己多叫了些,否则肯定会不够。看寐罗的样子至少有两天没吃过东西,只能用狼吞虎咽来形容,虽然他自己也好不到哪里——玛特常常是饿到要昏才想起来吃饭。
有点难以置信。他们两个各自想着。之前不过是在酒吧里两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而已,现在却在一张桌子上吃午餐,神情默契得像多年好友一般。玛特几乎在心里可以肯定那个男人原本应该是和自己差不多的类型,虽然无法得知到底是什么把他变成这样。
他不想询问,也无意探听。眼下他觉得跟寐罗一起吃饭的感觉还不错,因此便专心享受难得的两人午餐,的确比一个人更有食欲得多,并且似乎连味道都棒了不少。
也许是心理作用吧。他暗自想着,又看了眼埋头跟食物奋斗的寐罗,虽然仍是那副无甚表情的脸孔,但眼眸深处跳跃的东西又隐隐若现。然而当玛特再凝神去捕捉,那一小簇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一切都只是他的错觉而已。他定睛看他,寐罗仍然在面无表情地用着餐,似乎目前唯一重要的就是填饱肚子。
好吧,大概是他眼花了。玛特转而集中精力于面前满满当当的盘子。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8.22(15:58)|【M2M/NM】救贖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