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M2M/NM】救贖
> 【M2M/NM】救赎 04
寐罗,今天天气不错,出去走走吧。
寐罗,晚上想吃点什么?喜欢PIZZA还是鱼排薯条??
寐罗,这部影片棒透了!一起看吧。
寐罗,你总那样趴着不累吗?来坐会儿喝点咖啡。
寐罗,吃这么多巧克力胃不会坏掉吗??
寐罗……
有时候寐罗觉得玛特真的很罗嗦……真的。可是那个男人总是用一副漫不经心的口气边干着别的事情边说出来,让他又觉得不过是随口提议而已。即使在公寓,玛特也是烟不离口地一天到晚叼着,看报纸看电视煮咖啡收拾房间听音乐,或者和寐罗聊几句。
玛特觉得让寐罗搬来不是什么坏事,至少可以让那个男人稍微放松些,他自认为本身还是足够具备让人放松心情的能力,至少以往的朋友们都是这么认为。肆无忌惮地闯入寐罗的生活里,他坦然而看似随意地开始关注寐罗的一切。
玛特说不出寐罗吸引他的是什么地方。帅气颓废的表情或冷然而洒脱的性格,又或许是他平日里流露出的寥落气息。寐罗像一株生活在阴暗处的植物,全身都散发出低落和绝望。但是毫无疑问他喜欢他在身边,即使寐罗只是沉默地坐在那里独自发呆,那副样子也充满不可抗拒的致命魅惑。不必外出的时候他都会留在家里,即使两人只是各做各的事。
寐罗搬来的时候几乎没有什么东西,那个很简单的背包被巧克力占去了大部分空间。玛特没有试图打探过里面都有些什么秘密,尽管他的确好奇——关于寐罗的一切他都想知道。他很注意不去碰他的私人物品,也绝口不问关于过去的任何事情。

对于玛特所做的一切,寐罗由开始抵触性地接受慢慢有些适应。他本以为自己完全不会习惯于再和什么人生活,寐罗曾经想一个人就这么过下去,不管过去的伤口是否能够愈合。可是他也发现和玛特在一起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充满不适,并且有点习惯了他的存在。
玛特常常在他出神的时候去忙自己的事情,很少打扰他。也会在寐罗感到烦躁不堪或难受的时候拉他出去散步或是跟他聊天,他说话总是能够很容易便让气氛变得轻松起来。
你为什么不笑呢,寐罗?你笑起来很好看啊。
玛特总是这么说,开玩笑似的看着寐罗,嘴角的烟随着他的口形变换一上一下地动。他喜欢坐在沙发里舒服地搭着腿看影片或玩游戏机,有时候也鼓捣一些电子仪器。沙发距离窗的位置很近,这样寐罗趴在那里望着外面的时候他就可以看着他的侧影跟他说话。
寐罗回头朝他露出一个颇为无奈的微笑,你是说这样吗?
不不不,要这样。玛特咧开嘴角做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夸张的模样让寐罗觉得很好笑。可是他笑不出来,真的完全笑不出来。当寐罗趴在那里盯着外面的时候,他会想起住在尼亚公寓里的那些日子。那时他常常喜欢这样待着,那么当尼亚回来的时候他就能看到。
尼亚,尼亚!寐罗想着自己挥着手臂朝下面的男人大声叫喊,看着尼亚抬起头朝他露出微笑的时候,那种涨满胸怀的喜悦是难以用语言来形容的——日复一日都是如此。然后他冲过去打开房门,在尼亚身影出现以后享受那个男人给他的有力而温暖的拥抱……
这样的回忆总是容易让寐罗感到脆弱。他咬紧嘴唇盯着外面已经变换的风景,一切慢慢变得模糊。他不知道自己已经离开有多久了,他不知道尼亚是否还在寻找他,还是已经痛心地放弃一切回到他该在的生活。不管前者还是后者,都能轻易撕裂他的心。

寐罗,寐罗?当呼唤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寐罗呆愣的瞬间仿佛总是能够感觉到尼亚在他身后,修长手臂环住他的腰,下巴搁在他的肩上,在他耳边微笑着低语。寐罗,我爱你。
我们出去兜风吗?要不要去郊外散散心??那里有很漂亮的湖呦。玛特兴致勃勃地建议,手臂很随意地搭在他的肩膀。我恐怕再趴下去你会变成雕像。
玛特有时候非常不喜欢寐罗露出那样的表情看着外面,尽管他知道他那时心里很痛苦。如果能想办法让寐罗转移掉这种心情,他不在乎用什么方式让那实现——哪怕一会儿也好。
骑着机车兜风是他们最经常的消遣方式,玛特热爱那种疯狂而刺激的速度和猛烈的风,他觉得寐罗也很享受这样。——玛特总会在某些时候强烈地感觉他们是一类人,所以他用自己乐于沉迷的一切去让寐罗开心,即使寐罗有可能完全不为所动。
“吃冰淇淋吗?那个小女孩手里拿的看起来味道不错哦!”玛特一脸兴奋地四处张望,寐罗顺着他的手望过去,看到那孩子手里的蛋筒上有很漂亮的几个冰淇淋球。
“好啊。”他舔舔嘴唇,觉得挺受诱惑。什么东西在玛特口里说出来仿佛就带上了很特别的色彩,让寐罗难以拒绝地接受或者想要尝试,比如跟他出来兜风或是去喝点什么,玛特那种与生俱来的感染力让每一个提议都充满乐趣和愉悦。
看着玛特跑过去买冰淇淋的背影,寐罗在一旁的长椅上坐下来,眼睛扫过湖畔周围那些满脸幸福的人们,情侣,朋友,父母和孩子,为什么所有的人都是如此幸福呢。为什么对于他们来说幸福是如此触手可及的事情而对于自己就偏偏变得可望而不可及……
“给!拿着。”玛特在他身边坐下来,神采飞扬地笑着,“哈,那老伯真是好说话极了!我已经买完才想起你喜欢巧克力口味的又问他可不可以换,他索性给多加了几个巧克力球。看来还是好心人多嘛,不然我都打算再买个都是巧克力味道的给你……”他转头望着寐罗,“味道怎么样?喜欢的话一会儿我再去买!”
寐罗舔了两块,浓郁沁凉的味道涌入口中,渗透到心里。“味道不错。”他笑着说,“我大概好久没吃过这东西了——虽然小时候也很少能享受这个……”他本来是想要说些轻松的话来,却因为后面那句而不由得有些神情黯淡。他的童年,根本毫无幸福可言。
那时候他讨厌尼亚。他恨他。可是给他带来最多伤害的人却同样是能让他感到幸福的,并且是唯一的。除了尼亚,寐罗无法想象任何谁能让他从内心感到幸福。
“嗯,我小时候也很少吃呢,能有个冰淇淋简直要飞上天!”玛特毫不在意地说道,朝粉红色的草莓球大举进攻。“我在孤儿院待了差不多十年,那鬼地方简直什么都吃不到,就连做完礼拜后的咖啡都像刷锅水一样难喝,你要是尝过一定对这个世界充满绝望和仇恨。”
寐罗愣了两秒钟,然后不可遏制地哈哈大笑起来。玛特跟着笑到,“你能想象我在那种地方待着有多郁闷吗,每天都梦想着给它夷为平地,那差不多成了我的饭前祷告词。”
“你也没有父母吗?”寐罗惊讶自己居然这么坦然地就说出他一向很抵触的话题,并且毫无伤感之情。他以为像玛特这样性格的男人应该有个不错的家庭,他的爸爸常常带他去玩男孩子该玩的游戏然后全家在周末出去郊游……这是每个正常家庭所拥有的吧。
“没,我没见过他们的样子。”玛特解决掉草莓球,开始侵略香草球。
“我只见过妈妈,不过那样的女人……不提也罢。”寐罗摇头,想着自己过去的一切。在母亲莫名其妙失踪后被领到尼亚的家里,那个满脸排斥挑剔的新妈和一脸漠然的『哥』。不过这次想起来似乎没有之前那么难受了——是因为有美味的冰淇淋吗……
“爸妈是爸妈,我们是我们啊。”玛特看着他说到,“他们不在,可我们还活着不是吗。既然活着干吗不好好享受呢??要知道这种享受可是我小时候整天整夜盼着的哪!”
“嗯……”寐罗想也是。能和玛特这样悠闲地坐在湖畔长椅像两个孩子似的满心幸福地享受蛋筒冰淇淋,还有什么其他可奢望的呢?对于他来说,这种简单的幸福已经非常珍贵。他不知道自己能有多少这样的时刻可以拥有,或许只是这么唯一一次。
“巧克力味道好么?”玛特突然问道,“现在觉得怎么样??”
“嗯?”寐罗咬了一口,他已经吃了至少三个巧克力球,那个大伯还真是好人,多给他那么多。“还好啦……好凉!”他吐吐舌头,觉得有点冻到麻木掉。“第一个最好吃。”
“是吗,因为麻木了吧。”玛特漫不经心地笑了,“如果一直吃的话就会感觉不到美味,什么东西都是最初尝到的味道最特别。就像在幸福或痛苦里待得久了,也会失去感觉。是这样吧??”他看了寐罗一眼,表情像是认真又像是无心之语。
“或许吧。”他低声回答,盯着手里已经开始半融的冰淇淋。玛特对他太好,这让寐罗突然感到恐惧。仿佛有什么似曾相识的感觉在围拢过来慢慢淹没他,这种感觉太熟悉。就像记忆中某些失掉颜色的场景,被玛特重新填了色彩再次活生生浮现出来。
可是这种感觉又太疼痛。那种绵长而细微的痛楚从心底蔓延,穿过层层回忆刺痛寐罗的心,残酷地撕裂他苦苦掩藏的伤口并提醒他这个伤口永远不会愈合。他看到尼亚灰色的眼睛溢满悲伤和疼痛凝视自己,『我们去没有人知道我们的地方,我带你离开这里,寐罗。』
他曾经真的以为自己可以得到幸福,然而到头来他发现自己不过是在妄想而已,尼亚也是。他们两个都像鸵鸟一样在自己的幻想里得到幸福,难道爱情真的会让人变傻吗。
温暖的触觉忽然袭上脸颊。寐罗惊讶地抬起头,看到玛特的手指停留在自己脸上,皮肤之间满是潮湿。“……我以为你是在陪着冰淇淋哭泣。”那个男人微笑着说,指了指寐罗手里已经融掉了大部分的胡乱颜色,“你大概让它失望了,寐罗。”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8.22(15:56)|【M2M/NM】救贖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