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M2M/NM】救贖
> 【M2M/NM】救赎 06
很无端的回忆。却总是习惯性地重复,一个晚上又一个晚上。
尼亚已经不再是单独困扰寐罗的影子,甚至会无端地出现在玛特的梦境里。那一抹暗灰色沉默而固执地停留在两个男人记忆的某个角落,只是占据的地方不同而已。在寐罗那里,尼亚占据的是他的整个心灵和灵魂,而在玛特这里却是每一丝会引起绞痛的神经。
比如这样的夜晚,再次被那个混蛋突然地闯入梦境,攫住意识。
玛特颇为烦躁地按熄了烟,再次看了寐罗一眼。已经是第三根了,仍然没有任何缓解。越是想要忘记,越是记得深刻——寐罗必然也是如此。如果他不是那样迫切而狠心地想要把尼亚从脑海和记忆底层连根拔去,大概一切会好得多,而现在……
“尼亚!尼亚……尼……”寐罗的惊呼忽然打破房间的沉寂。在玛特伸手拍醒他之前,那个男人已经猛地睁开眼睛眼神惶惑地瞪着一片漆的周围,然后翻身坐起。
尚未消退的惊恐在他脸上如此清晰而深刻,寐罗大口大口喘息着发不出一丝声音。他四处环视了一番,慢慢认清是在玛特的公寓里而非尼亚的房间,才轻呼了口气。
“又做恶梦了吗。”玛特淡淡地说到,伸手过去蹭了蹭寐罗濡湿的额头。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这种场景发生,他说不清自己是习惯了还是更接近麻木,只是每一次寐罗那副清醒过来后流露出的伤痛和失落都能无一例外让他的心跟着一紧。
为什么,为什么寐罗就是不能越过这一步。他停留在河的那一岸,始终不肯迈步。不是寐罗没有能力过来,是他潜意识里在作怪,是他根本不想。这个男人想要把自己彻底葬送在过去的记忆里,拒绝医治伤口,拒绝努力摆脱,拒绝一切的缓解。他根本是在自我毁灭。
不是恶梦,不是恶梦!寐罗突然捂住眼睛吼了出来,尼亚……不肯放过我。他不肯放过我!为什么这样、为什么他要这么做……他是真实的,他不是梦、不是……
他不会找到这里来的。玛特点起第四根烟,是你在胡思乱想,寐罗。
我没有……
其实是你不肯放过他吧。
……你胡说!我已经很努力……
越是这样,你记得越是清楚。那根本不是什么在原地打转的问题,你根本就没有离开。玛特看着寐罗头发乱糟糟一脸狼狈痕迹的模样,你看看你现在是什么样子。
寐罗没有心情去听从玛特的话低头审视自己,他也根本都没有听清他在说什么。他只是死死抓紧头发狠命压抑着痛哭的冲动,不能哭、不能想、不能再做任何……
想哭就哭出来吧。玛特伸出手臂揽过寐罗把他用力搂在怀里,很抱歉我帮不上什么忙。
寐罗忍耐了几秒钟,终于无法压抑地大声痛哭出来。我已经很努力了!我已经很努力地想要忘了他、有时候我觉得真的已经慢慢开始遗忘,可每当那么想的时候他会突然来找我,他流着眼泪问我为什么那么做为什么要离开他要忘记他……他一直跟着我……
玛特轻轻拍着他的肩膀,够了,寐罗。别说了。
……我……
嘘。他的手指爬上他的脸孔轻捂住他的嘴巴,闭上眼睛,什么都别想。
寐罗迟疑了一下,照做了。他倚在他怀里闭上眼睛靠着他的胸口,玛特身上浓郁的烟草气息涌入鼻腔,停留在自己唇上的手指也弥漫着淡淡的烟味。不是尼亚,却让他想要流泪。他的额头抵着他的脖颈,感受着他有力的手轻抚自己的头发。
很快就没事了,寐罗。玛特轻而低缓的声音在他耳边说到,吐出的呼吸拂起他一两根发丝,又悄然落回脸庞,微微刺痒。想要喝点什么吗,我去给你沏杯热巧克力,嗯?
不,不用。……这样就行。寐罗喃喃说到,很奇异地在玛特怀里平静下来。
很久的沉默之后,寐罗不再流泪了。他的脸颊已经干涸,眼睛仍然有些轻微涨痛。他离开玛特的胸口,跟他并排坐在床上,肩膀紧挨着肩膀。玛特,给我来根烟。
嗯?……玛特看了他一眼,拿起烟和火递过去。我以为你不抽烟的。
只是很少而已,尼亚讨厌烟味。寐罗淡淡地说,熟练地叼了一根点上火,所以我几乎不碰,到后来就慢慢淡漠了。他扔掉烟盒,倚靠着床背朝暗中轻轻喷出一口烟。有段时间,我为了尼亚做什么都可以,想要把自己彻头彻尾地改变,不留原来的一丝一毫,可是……他苦笑着叹了口气,指尖蹭蹭有些潮湿的眼角。有些事情不是想要做就能做到的。
寐罗沉默了一会儿,狠狠吸进一口烟,让辛辣的味道一直呛入肺部。
当你拚命努力很久却连一丝回报都得不到的时候,会觉得自己活在一个巨大的荒唐里。就算我做得再好再认真,在街上在酒吧在任何可能的地点我还是会被以前那些混帐认出来,还是会面对尼亚遭受的尴尬场面和他无力辩解的受伤表情,尤其是当他站在门外边等我开门边挂上笑容的时候,那样的他会让我崩溃……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该死。
为什么要改变呢,寐罗。这样的你就很好。
……是吗。寐罗的眼睛紧盯着一亮一暗的火星,怎么可能。
看不出来,抽烟的你也很有味道嘛。玛特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微含笑意的眼睛朝寐罗望过来,琥珀色瞳孔异常明亮。这样就好,寐罗。
你没有见过我恶劣的一面吧。寐罗淡淡笑到,那种时候恐怕你说不出这样的话。
只要你没有变成尼亚。
……你还真是无聊啊。
对,但是你觉得我讨厌吗?
不。寐罗想了想,又加上一句。否则我不会留下来。
可以……一直住下去吗。玛特低声咕哝到,继而又轻轻笑了一声。
什么?寐罗没有听清楚,你刚才说什么??
没什么。我想喝点东西,你等我一会儿。玛特伸了个懒腰,随手丢掉烟头翻身下床,朝厨房踢踢踏踏走过去。寐罗斜眼看了眼地板,猛地大叫起来,他妈的你这混蛋!烟没熄掉!会着火的你知道吗你这个大白痴真他妈的懒到家了……
你帮我弄熄了就好啦,废话还真是多啊。玛特的声音从厨房传过来,隐隐带着丝笑意。乖,寐罗。收拾好地板我有奖励给你喔。
闭嘴!寐罗气哼哼地骂道,捡起烟头扔进烟灰缸,地板已经被烫了一小块。
几分钟后,玛特重新叼着烟出现在他面前。寐罗想要大声责骂他几句真是不知悔改一类的话却被玛特手上的托盘吸引去全部的注意力。他看到那上面有他喜欢的巧克力蛋糕和两杯冒着香气的热可可,一小盘火腿沙拉,还有几块炸土豆饼和一杯冰水。
食物香味立刻夺去了寐罗所有的意识。他咽了口口水,在玛特刚刚坐回到他身边便伸手朝蛋糕过去,这是奖励吗。他迫不及待地咬了一大口,口齿不清地问道。
嗯,还不错吧。玛特笑嘻嘻地看着寐罗捧着蛋糕盘子狼吞虎咽,像看着小孩子一样。他不慌不忙地抽了几口烟,才在烟灰缸里按熄,然后拿起一杯热可可喝了一口。味道很棒。他得意地想着,总算没有白白浪费掉那些鲜奶油和碎巧克力粉以及上好的砂糖。
事实上自从寐罗搬来后,玛特已经习惯了在公寓里准备各种足够的巧克力材料——就算让他立刻做出一杯巧克力奶昔也会顺手拈来,并且点缀上漂亮的酿樱桃和泡沫奶油。他喜欢看着寐罗贪婪地把他弄的东西一点不剩地塞进肚子并且意犹未尽地舔舔嘴唇。
大概,那种时候让他比较有成就感。
寐罗喝到热可可的时候几乎要把自己的舌头吞下去了。他看着玛特,带着非常不可思议的表情,一边把那杯褐色液体接连不停地灌入口中,毫无疑问味道是无与伦比的棒。
还要吗,这杯也给你。玛特把自己只喝了一口的杯子递到寐罗手边,他知道寐罗无法抗拒那股诱惑,果然那个男人立刻毫不犹豫地接过去,在这种事情上寐罗从来不谦让。
风卷残云般地享受完蛋糕和两杯热可可,寐罗心满意足地靠在床上眯起眼睛,像只吃饱喝足的猫。玛特伸手过去蹭了下他的唇边,抹去他唇角残留的一滴褐色液体,然后把手指放入口中细细品了一会儿,轻咂了下嘴巴。味道真好,嗯。他笑着说到。
寐罗有点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什么味道真好。他怪异地挑起眉毛看着玛特,像在看一个傻瓜。怎么,现在又后悔把它让给我了吗??……谁让你不多煮一杯。
不不不,那是不一样的啊,寐罗。玛特竖起手指朝他摇动,两杯刚好。他拿起冰水边喝边看着寐罗,直看到寐罗全身不自在起来。你看什么,傻了吗。
大概,吧。玛特收回目光,放下杯子开始享用自己那份食物。他吃了几口,忽然舀起一勺蔬菜沙拉递到寐罗口边,吃下去。他说,只吃甜的东西会对胃不好的。
寐罗像个别扭的孩子闭紧嘴巴拒绝让那正常食物入口,脸上五官皱成一团。不要。
要。张口,寐罗。
不要,我不喜欢。
要,一定要
不要。
要。
不要、不……
好了。
玛特得意地眨了眨眼睛,趁寐罗说话时,他捏住他的颊骨把沙拉成功塞了进去然后堵住他的嘴巴。你要是敢吐出来,我就会堵住你的嘴。他指指自己的嘴,然后邪恶地笑了一声。
寐罗被玛特那一本正经的表情吓了一跳,一边抱怨着一边极不情愿地吞下沙拉。混蛋。
嗯,你刚发现吗?玛特自己舀了一大口沙拉塞进嘴巴,边嚼边愉快地朝他微笑,和我住一起是不是很后悔呢,寐罗?你怕我吗??
怕你,你说梦话呢吧。寐罗不屑地扬起眉毛。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8.22(15:54)|【M2M/NM】救贖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