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NM】新房客
> 【NM】新房客 01
如果尼亚能够预想到搬来的房客将会是这样一个男人的话,他倒宁可掏出多一份的钱付给对门公寓的房东——就算买个清净也好。那个男人搬来的第一天就把他吵了个够,至于他居然是在半夜搬家,尼亚真不明白是那人的前任房东太混帐还是他本人热爱找麻烦。
那时他刚入睡没有半个小时,对于经常半夜失眠的尼亚来说,能够不借助药物入睡简直就是上天的恩赐;然而恩赐只延续了那么一小会儿,噩梦便来了。他被一阵沉重的皮靴声扰醒,还未来得及皱皱眉,行李箱砸到地面上非常沉闷的巨大响动让他完全清醒过来。
尼亚这次是真的愤慨了。他摸索着拿过床头的手表,指针正在向凌晨两点靠拢。
凌晨两点搬家,真不错的时间——他可以以此提出上诉吗?!
若不是事先知道对面要搬来新房客,尼亚一定已经摸出配枪以怀疑小偷为理由逮捕那个混蛋。——不过或许是小偷?尼亚深吸一口气,从床上爬起。他轻手轻脚地走到门口,从猫眼看过去,那个男人背对着他,正在用钥匙开门。他的脚边有一只不小的箱子,大概小偷是不会带箱子来行窃的吧。齐肩金发,色外套色长裤色皮靴和色手套,职业本能促使尼亚在半分钟之内迅速打量完毕那个男人的全部装扮,这时一声门响,那个男人略微弯腰拎起箱子走进房间——透过几缕发丝,他看到他还戴着一副色墨镜。……半夜戴墨镜吗??
那身打扮就像唯恐别人不知道他是社会的。真是要命。尼亚叹了口气,转身回到卧室里,全身无力地爬上床,他估计他是睡不着了。尼亚还没合上眼睛,又一声巨大门响传来。『砰!!————』这样的力气大概足够把门轴卸下来了。
忍耐。忍耐。尼亚咬牙劝慰自己。他不想在那个新房客在刚刚搬来的第一天凌晨两点就激起争吵,何况尼亚也不喜欢吵架。如果可能的话,他倒是很想给那个金发脑袋来一枪托。

第二天早晨尼亚在闹钟的刺耳铃声里挣扎着醒过来,头脑昏昏沉沉。他昨晚还是吃了安眠药,尽管知道结果会无可避免地导致今天一整天都头痛欲裂。
尼亚起了床洗漱完毕,没有胃口吃东西。他沉默地穿戴好警服,然后拿着帽子出了门。走出房门的时候他抬头看了一眼对面,稀奇那扇门居然没掉。看样子那位新房客不是早上工作的家伙,说不定现在还在床上呼呼大睡——很可能如此吧,他睡觉时至少超过两点。
一整天尼亚的精神状态都非常差,不过还是强撑着完成例行公事般的巡逻和处理公务。杰瑞帮了他不少忙,甚至还让尼亚在车里打了会儿瞌睡。
“我大概要买点耳塞类的东西。”尼亚头脑清醒点时,转头对杰瑞笑了笑。“我的邻居是一个非常有爆发力和摧毁性作用的男人——如果你见识到昨晚他可恶之极的搬家。”
“哎?对面搬了新房客来吗?”杰瑞好奇地睁大眼睛,“上一个搬走了?”
“是的。那个女孩已经考上了大学,说起来我倒真有点怀念安静的考生。”
“这个是怎么样的?很强壮很暴力吗?!”
“是爆发力不是暴力,不过是否暴力我也不清楚。”尼亚伸手抬了抬帽檐,闷热的天气让他有点微微出汗,想到那个男人时就更加冒汗。“很有道风范的打扮。样子没看到。”
“如果不行的话就给他小子来点硬的,否则有些人永远不知道该怎么做!对于这种人就该这样,俗话说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你要是不强点,以后的日子可够你受的!”
“呵呵……”尼亚笑了起来,“不用。杰瑞,用不着那样。……我们该回去了。”

接连几天尼亚都没有见到过那个男人。比起初来乍到时的惊动,这几天又安静得过分,仿佛对面根本没有人住一般。尼亚听不到他出门,也听不到他说话,甚至扔垃圾和取报纸的动静也没有——早上不会碰面,白天他在工作,晚上回来时也没有偶然遇到过那人。
如果就这样一直下去的话也还好。尼亚有些纳闷地想着,或许第一天那个男人的心情不太好罢了,以后都没再出现过那种惊天动地的扰民声,看来一切还好。
当尼亚对那个新房客的看法刚刚好转一点的时候,情况突然又扭转了。上帝似乎一直在跟他的想法过不去,当尼亚这么认为的时候事情偏要那样发展,而当尼亚转变了想法时,它却又倒过来了——世上事不如意十之八九,毫无办法。
他刚刚吃过晚餐正在刷盘子,门外突然响起一阵皮靴重重砸在楼梯上的巨大声音,有了前车之鉴的尼亚立刻知道那是谁发出的——金发衣的身影在他脑海里立刻浮现,就像想到名字立刻冒出那个通缉犯是什么模样一般迅速准确,完全是职业病而已。通过那沉闷的脚步声,他可以想象那个人似乎精神处于非常不稳定的状态——比如过度紧张、怒不可遏或是濒临崩溃,这种脚步声他在警署听得多了,耳朵都要磨起茧子。
非常突然的一声清脆。像是酒瓶子什么的掉在地上,哗啦啦的碎裂声让尼亚一个惊跳,手里的盘子跟着跌落下去摔得粉身碎骨,像二重奏一般。房门被打开了,脚步声走进去,然后——非常非常暴力的一声摔门。尼亚觉得天花板似乎都在抖动。
又来了。他无可奈何地耸耸肩,开始考虑是否要和那个男人谈一次,虽然可能完全没什么作用,但至少努力试试也是应该的,他总不能生活在飓风边缘——难道要他把自己的公寓租出去再另寻住处吗??尼亚弯腰开始收拾碎盘子块,然后提着垃圾袋出门去扔。
他刚刚打开门,对面的门也开了。他第一次与那个男人面对面地相遇。
一张英俊瘦削的脸孔出现在他面前,半眯的绿色瞳孔里带着阴沉乖戾的气息,紧抿住的嘴唇仿佛正在压抑怒火。那人看到他时微微一愣,然后视而不见地俯身去收拾碎酒瓶。果然是酒瓶,尼亚扫了一眼,拎着袋子走出去扔掉,转身回来时那个男人仍然在打扫。
尼亚不由得皱起了眉,他盯着那个男人忙碌的手发呆,直到对方察觉到他的注视,抬头看了他一眼。他们两个彼此对视一会儿,尼亚终于听到一声敷衍,“嗨,你好。”
声音有点沙哑,像是由于过多酒精所致的喉咙干涩。沙哑,却并不难听。
“……你好。”尼亚微微点了下头。“刚搬来的吗?”
“是的。”那人加快了手下的动作,“我是寐罗,很高兴认识你。”
“我也……很高兴认识你。”尼亚不得不说,“我是尼亚。以后我们就是邻居。”他顿了顿,又开口到,“我是警官,所以如果有需要帮忙的事请尽管开口。”他看到那个男人的手明显停了一下,随后非常不小心地被碎片划破手指,血涌了出来。
“……呃,等等!”尼亚急忙掏出口袋里常常预备的纱布走过去蹲下帮他紧压住伤口,小心把上面的血迹都擦干净。“要紧吗?”他看着他,那个男人极快地抬起眼睛,那抹绿色直直看住他的,半天才吐出一声嘶哑的发音。“不、不要紧。”
“回去用清水冲洗干净。”尼亚拿开纱布,盯着他指上那道伤口。
“这点小伤,没什么的。”寐罗连忙答到,他已经收拾干净那些酒瓶的碎玻璃片,把血污的纱布一起扔进垃圾袋然后走过去倒掉。尼亚站起身,看着那个男人又走回来。
“谢谢你。”他朝他露出一抹微笑,那张英俊的脸孔上微微荡漾起一丝生动。
“……不客气。”尼亚点点头,“那么以后请关照吧。”
“嗯,是的。你也是。”寐罗微笑着答到。这次他回到公寓的时候没有用力摔门。

转天早上,尼亚来到警署的时候看到几个警官正在苦着脸抱怨。“怎么了?”他问。
“昨晚,在XX街XX酒吧附近那条小巷里发生非常暴力的殴打行为。”杰瑞解释到,“被打着是那个酒吧的一个常客,据称他去喝酒出来就被人莫名其妙地打了——他反复强调他根本没惹什么麻烦,出来后就被蒙住头拖进旁边的小巷一顿暴打,脑袋被酒瓶子砸破了,缝了七针!现在还在医院大呼小叫地要我们抓到凶手呢——连他自己都没看清楚凶手是什么模样,让我们去哪里找!我猜他肯定是以前惹到什么人了,谁会平白无故地打人……”
尼亚的胸口一紧。他想到昨晚看到寐罗收拾碎玻璃片时,酒瓶上明显不是酒液的颜色。他用纱布去裹了那个男人受伤的手指并细心地沾了寐罗指上原本并非他的血液,却还是晚了一步。寐罗在扔垃圾的时候悄悄把那块纱布藏起来了,所以尼亚再去翻垃圾时里面只有一堆碎玻璃片。他带了几片过来,虽然完全不保证那还能否检验出什么。
“哦,是吗。”尼亚低声应了一句,转身朝化验室走去。“或许是他自己活该吧。”
他并非想给寐罗开脱什么,一个人总不会无缘无故就去打人。但是打了还是打了,所以他必须要证实一下。——然而附着在碎玻璃片上的污渍并没有化验出什么来。
没有证据。尼亚出了会儿神,决定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或许昨晚他看错了,那瓶子上只是酒液而已。尼亚想着,把那些碎玻璃片扔进了垃圾桶。同时他记住了寐罗。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8.09(07:59)|【NM】新房客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